西湖黄土长白白骨

【TSN/EM】四面门 系列一(1)

乔君:

    生命,会自己寻找出路。
    
    Part.Ⅰ
    藤枝爬过窗梯的阴影给单人舍刷上了一些初秋的沁凉。还刚踏步到10月,虽然气温预报得偏低,但是正仰躺在床上只是打个小盹儿的青年显然有一种被蒙骗的不悦。
    尽管他才刚因为研究气象赚了一笔不菲的零花钱。
    设定的闹钟开始唱歌。发出嗤嗤的笑声——还不是录得自己的声音。有一次他的朋友开发了一款录音的小玩意儿自己哼哼得试唱,虽然视为可耻的黑材料但是因为实在太有趣也……太稀有了。所以被他若无其事得A了出来。当事人绝对是不知情的。
    修长的手脚可以让他很轻易得够上床头的外套,挺身,抚了可能有的褶皱撸一下被发胶固定过的鬓角。Eduardo Saverin表示他已经做好了出门的准备。
    或者应该考虑买一辆车了……灵活得穿梭在人与人的缝隙挤上了地铁,青年也只是想一想作罢。
    约定好了十点,到站台的时候他看看还早,所以双手抄在了西服的浅口袋倚墙,稍微挪动了一下重心让右肩蹭着立柱,这样看起来会稍微矮上几公分。也显得太漫不经心。但是端正的五官和俊的轮廓还是容易召来路人关注的视线。
    地铁已经来了又走,反复了三波,看起来他的朋友又迟到了。
    轻轻地敲一下手表的盘面,看秒针飞快,一圈又一圈得轮,甚至有一种时间正在倒走的错觉。
    又看了一眼提示牌显示的下一班列车信息,青年只是把支撑的重心从右边换到左边。然而,因为一切发生得太快了,也猝不及防。等目击者们发出高分贝的凄厉惨叫也被紧急制动的刹车声盖掉大半的时候,青年猛一下侧首也只能看到对面站台急速避让开的一波人潮。就像生物遇到了天敌的惊恐。
    “有人掉下去了!”
    “快、快救人!”
    参差不齐的好几种声音,并且看起来还有聚拢过去的趋势。青年环视了一下站务人员的位置然后就要走过去看能不能帮什么忙——因为人流集中和散开,那张脸,那身眼熟的帽衫也是终于施施然得窜了勾到了他的目光。
    “Mark!”他叫着朋友的名字,小跑着虽然只需要几步就到了,唔,因为对方实在看起来个子太小加上那张稚嫩的面孔,所以虽然和他同样是二年级生,也只能用少年来形容,连20岁都没满。
    他的朋友微微仰一下头,就像是被周围的环境所欺侮露出了少许的恶感,面色迟钝而僵硬。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愉快的镜头一样,他的眼神迅速得回收。
    “Wardo。”他说,喑哑的发声似乎是有些疲惫。
    “你看到了吗?好像是出事了我听到说有人掉下去不知道是意外还是……”青年到底还是有一些担忧和好奇的,虽然怕场面太可怕而没有就近的打算但这不妨碍他的倾诉欲。
    然后他感觉朋友拉住了他的衣角,这个动作让他飞快得往下瞅了一眼,但是少年的手也立马蜷缩回他的衣兜。佝偻着肩的样子乏力而困顿,就像熬夜了三四天然后被强拉起来觅食一样不情愿。
    青年再次往那个方向看过去,工作人员已经明显开始疏导人流组织救援,似乎也不需要围观群众的帮助了,虽然他只是经济学相关也派不上什么大用场。
    希望人没什么大碍……画了个虚的十字,尽管知道这种祈祷有些异想天开——按照现场的出血量来判定的话——然后,他再次感觉到了撕扯的力度。他的朋友看起来是等急了,就算是这么不喜跟人亲近的习惯也已经连着用肢体表达了两次。
    所以他也折身跟随在朋友的旁边往出口的方向走。一边说:“你的父母还好吗?我来帮你拎包……你的包呢?”
    实在不能怪太多的意外分散了青年的注意力,不然他老早可以察觉到他的朋友几乎是空无一物得站在原地,等人认领。
    “掉了。”
    “怎么会掉?”难道是刚才有人趁乱偷拿?他还在胡思乱想,朋友瞥了一眼他的表情,“应该是被抢了。”
    少年的发音简约而清晰。还一种锐意。感觉稍不留神就会被刺痛。Eduardo却很享受,比起他漠视你一言不发,做了一年多朋友的青年表示他受到的已经是贵宾级的富豪体验。
    侧首,对方单薄的身形就算裹一件大码的套衫也只是更瘦,矮他大半个头,走路的姿势都像在飘。仿佛是从极冷的地带穿行而过,脸颊白得有些惨,连唇色也是淡淡的樱。
    少年闭紧了嘴角不发一言的样子让青年扶额,右手无名指上敷贴的金色指环好像更温暖。
    “OK!”他说,安抚得拍一下朋友的背,对方居然一个踉跄,瞠视过来的目光有些怒,好吧,他确定了他的朋友看起来也饿极了需要补充营养。当然这里的“饿”指的身体指标而不是体感。Eduardo甚至要怀疑他会过劳死于营养失调的饥饿而不是其他疾病。
    “首先我们要吃午饭,还有帮你买个包,谢天谢地你这次没有把你的笔记本带回家,还要补证件……”
    “我有钱。”意思是在宿舍的或许哪个角落可以找到几张零钞。
    “我借你的,先去吃饭,我饿坏了!”青年用不容置疑的音量和口吻表达了他的态度。一般情况下会进行各种狡辩以拖延进食的次数和时间的少年,在这种时候总是会选择妥协。
    所以Mark低头,看地上他们的影子。风有些暖,少年的栗色卷发绵柔。
    
    2003年的初秋,太阳高高得挂,空气清甜而微醺。
    
    
    

评论

热度(21)

  1. 西湖黄土长白白骨乔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