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黄土长白白骨

【TSN/EM】四面门 系列三(1)

乔君:

    这是真理,没有丝毫的虚假。是确凿之最确凿的真理。


    由此你将获得全世界最卓绝的荣光,所有的阴暗都将从你身边消散。


    


    Part.Ⅰ


    变化在于,他不再能每个晚上都去朋友的宿舍,或者过夜。俱乐部的前辈说The Phoenix必定是最优先,这份履历甚至会跟随他一生,乃至于他成家立业。同类总是在一起的——对他很友好,并且也愿意提携他的高年级生大概只差没有含蓄得指名道姓。


    某个卷发的小个子在尊贵者眼中是一个污点。


    却是另一些人的英雄。


    他们崇拜着那个对自己粗糙不能再粗糙的少年。


    会在公开课上传纸条到他的手里,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天才总是有怪癖的,比如冷漠和不近人情。尤其对方塞着耳麦拒绝的冰凉气息都能从清淡的发色中去闻。


    但他们都知道,他是他最好的朋友。


    还以为不只是朋友。


    


    变化在于,他收到的情书来源更复杂了。这并不是说他收到不止是女人,还有男人的情书,还包括,他收到他朋友的情书。不要产生歧义,这里并不是说他朋友给了他情书,就是……


    为什么那些人会以为一个以二进制编码方式生存的人会去读这封信?


    青年的手指摩挲仿佛这就是异端,和他套牢在指圈的家徽一样格格不入。低头嗅信笺上女性的芬芳,确定这并不是个恶作剧——但也未必就是友好的,谁知道呢。


    对折,再折,终是揉成了一团球他径自拉开朋友的衣领塞了进去。


    有人让他转交,他的确这么做了。


    


    如果换一个人,不管是不是满教室的目光肯定是第一时间跳将起来但朋友不。他就像与自己的身体感官绝缘,似乎他只要持续思考,优雅的指尖自顾自在键盘上美妙,也不管后背上突兀了一团。


    但是少年仿佛是无意识得用肩膀蹭了蹭面庞,倾柔了冷硬的唇角微微得张,蜷在脸颊上的蜂蜜色发让少年的酒窝都看起来很甜。


    青年托腮,食指点扣自己的鬓发,侧首看着看着便忍不住得轻轻笑了起来。眼瞳清亮还有点儿傻。要比较努力,才能忍住不去戳弄朋友无从消隐的浅窝,他知道如果这样做的话一定很奇怪——友人间正常的相处模式,这种常识他还是很清楚的。


    不能做暧昧的动作,他们的传言已经够夸张的了。


    青年这样想,只是松开捏对方卷发的力道,然后攥着少年的薄帽衫开始抖,他很细心,耐心得就像准备考经济文学士。等待那个纸团离开他的朋友,以为自己在迎接公主。


    但是不。


    它顽强得卡在,天晓得卡在哪里。


    总算还知道把椅子拉近,用自己的身躯挡着那些——背后那些大概思考奇形怪状事物的眼神,青年已经自暴自弃得想,伸进少年的衣服去捞。


    可能是手指略凉,或者单纯感觉到了异物,Mark敲击的节奏被打乱了少许。侧首,只是横一眼就在他颈后的人,眸光中没有情绪。


    他看起来在看你,又或不在。眼窝的阴影已经颓唐了很深。就像有死神在追赶。虽然朋友不说,但Eduardo感觉自己随时可以碰触那种焦灼。


    


    明明已经这么优秀。他比谁都知道他是最好的。比当事者本人。


    


    对方却在扩张,远超于他匮乏的想象力至极其遥远的地方。


    


    所以,他也要成为一个更完美的人。握更强大的权力和资本。朋友会说,我需要你。


    只对他说,而不是别人。


    


    他说,我需要你。


    青翠的眼瞳天真而冷酷,缱绻的发下是小巧的面庞,发音极为标准而沉静。脸上淡的眉淡的唇淡的表情——没有表情,只是木漠得几乎空洞得看他。


    看他只是一串字符。


    刚好,他有他需要的东西。刚好,他是他的朋友。在他随手可及之处。


    


    但他仍旧是窃喜着凑低了身,他在这里。


    他总是在这里。


    


    朋友就是,他对你好或者不好,你都愿意承担他的情绪,不以利益交换为目的就可以自我满足。


    


    只可惜没有给他更多的机会去处理发散的思维,前门处起了一阵骚动。明明还有几分钟的时间,但是校委员会陪同前来的人明显没有继续等待下去的时间和耐性。


    他们叩开了门。制服的颜色虽然看起来低调。


    “谁是Eduardo Saverin?”这样问。


    


    当青年应声离开了大教室的时候,少年合上了笔记本电脑的翻盖,从朋友起身,到走出去接受问询配合调查的这几十秒钟,Mark已经拉出了对方的档案确认身份无误而不是有人假冒。


    似乎,Divya Narendra已被定性为失踪,而不是像双胞胎说的,他们的合伙人度假未归。


    少年从后腰摸出一个纸团,随手就丢掉了门口的废纸篓,单手抱着笔电挎着包,准备等他的朋友回来。


    


    他总是会回来的,到他的身边。


    

评论

热度(37)

  1. 李三墨乔君 转载了此文字
  2. 西湖黄土长白白骨乔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