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黄土长白白骨

【TSN/EM】不关痛痒(二)

莫不谷:

写手叨逼叨:绝望…感觉真的要每章开车了。




前文:(一)




正文:








Eduardo Saverin向来信守承诺。就像当年他发誓会回来带走应得的一切,然后Mark收到了法院的传单。也如同他说他会陪伴Mark度过标记后的第一个发情期,他确实做到了,只是没有爱抚,没有温存,连同接吻都是交换信息素的例行公事。




他的Omega看起来比他更加无动于衷。Mark仅仅把办公地点转移到了家中,发情期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工作效率,唯一不同的是当他觉得下体潮湿的时候会自觉爬上床等待Alpha帮他纡解,并且把这当做工作之余的某种休息方式。




Mark的热潮期在所有的沉默中结束,Eduardo按计划飞回了新加坡。








Facebook在这之后经历了一次重大的PR危机,例行假期结束后Mark回到了他的办公楼,Dustin在他坐稳的那一刻就吓得哇哇叫:“Holy fuck?? Mark, 你被标记过了?”身为Beta的Chris并没有对信息素灵敏的嗅觉,但Dustin压低的惊呼没有逃出他的耳朵,他立马把红发男人和Mark一起关进了首席执行官的办公室:“我需要一个解释。”




“这不需要解释,”CEO绷着面无表情的脸,“Eduardo标记了我,显而易见。”




“所以你是被强迫的,”Chris第一时间得出了那个结论,心里震惊又多了一层,“我简直不敢相信……天哪,你和Eduardo, 你们甚至五年都没有过私下会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Mark对于向人透露自己的私生活没有任何兴趣,他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下达逐客令:“做好你的工作,如果连Dustin都能闻出来我的味道不一样了,你需要提前在媒体面前做点什么。服务器面临全面升级,我没有时间关心这些。”




次日Facebook第二次因为CEO的私人关系上了头条,第一次是Mark Zuckerberg的第二性征的确切消息,这一次则是他已经成为了结合过的Omega, 那位幸运的Alpha的身份并没有被透露。公司股票在这个事件和网站上新之间经历了一次大的起伏又趋向稳定,Dustin表达了对于Chris的发际线的担忧。




“我需要跟Saverin谈谈,他不能每次把Facebook和你推上风口浪尖后就甩手走人,Mark, 我现在是以朋友的身份在跟你说话。”等到这些消息成为旧闻以后Chris找到了Mark,后者自始至终在整个过程里表现出一种满不在乎的态度,现在终于肯跟Chris对上视线:“不用了,我下周会动身去新加坡找他。”




“我的发情期快到了。”Mark在Chris还要再说些什么之前又补充一句,然后把“我需要我的Alpha”这句话咽进肚子里。我不需要Eduardo,Mark想,我只是需要一个Alpha。








Mark去往新加坡时正值Saverin夫妇前来探望幺子的时日。Saverin家在迎来Facebook的CEO后陷入了小规模的兵荒马乱,老Saverin听完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后大发雷霆,对Eduardo又一次面对Mark Zuckerberg时的不成熟的表现,然后失望地宣布他将携妻子提前回到住处。Mrs. Saverin则相对宽容得多,她亲自为Mark准备好了可以久住的客房,并且替儿子的冲动行为表示抱歉,Mark无法再对这样一位温柔的Omega女性表现出抵抗情绪,只能难得温顺地认同了她提供的一切并表达感谢。




Eduardo很久之后才露面,交给Mark一串标志着他能够自由出入的地界的钥匙。他们从未有意加固过精神链接,Mark还是从中读出了不知所措和疲惫的情绪,但他的注意力从来不在这之上,发情期比预期到得晚了一点,这给了Mark额外的时间继续工作,他甚至不用担心除了Facebook以外的任何事情——Eduardo请了一位年迈的Beta女士照顾他的饮食。




Mark在那个房间里度过了发情期来临前的三天。






车门。










TBC

评论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