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黄土长白白骨

【TSN/EM】四面门 系列四(1)

依旧赞美太太w

乔君:

    水星永远不会和高贵的土星结合,能使它们结合的方法是一个秘密,如果你不懂这一技巧,那么你将永远无法达成你的目的。


    


    Part.Ⅰ


    Dustin对他说,学校给他们安排了一个新的舍友。虽然很奇怪都过了一个学年还有突然的插班生,相比较Mark他有更不爽的怨言。这意味着一直以来只有两个人的寝室终于凑满了人数,不能再在空余的那张床上堆各种CD和杂志,还那些没有谁特地想去洗的旧衣服。


    以后Eduardo只能跟你挤一张床了。红发的舍友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少年微侧一下颈,打了个响指说:“你忘了他又交了女朋友了?”


    “反正又会莫名其妙的分手。”Dustin也少不得八卦了一句,发现对方已经戴上耳机谢绝一切的噪声。


    每天可以敲成千上万的代码,大概只有隐约作痛的胃才是少年唯一的生物钟,尤其在基本上他已经杜绝了自己走正常毕业的流程之后,一些没必要的选修课就不用去了。


    既然也没有陪他上课的人。


    条纹的窗帘拉着,房间也没有开灯只是显示屏朦朦的碎光,但他猜天一定是黑的,耳朵有些痛应该是已经……不知道有没有过了一夜一天但是少年拿手摸着自己有些快的脉搏感觉到晕眩。


    一定是太久没有吃东西了,他想。


    听到开锁声,少年都有些忘记他朋友到底有没有他们的钥匙,有人走了过来他没有抬头,僵冷的指尖按着眉峰勾浅的蹙痕,也不抬眼。卷发下的面庞尤其像是半透明的白瓷。只是有裂迹。


    然后他的肩膀被拍了一下,绝不是温柔的力度所以少年的半个身子几乎是跌出了转椅,缠在脖颈的耳机线挂了他肤白所以尤其明显的红印。


    意识到有什么正在发生,Mark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就算看到那张箍着额发的面孔也不显得惊惶——当然他一般是没什么表情的——小指按下了笔记本电脑的睡眠键。


    “好像不用我再自我介绍了。”尤其高壮有一种成年体魄和压迫感的男人露出了灿烂的微笑,“所以,我的床在哪?”


    “自己找。”


    少年不会对既成事实的现状表达不满,这是浪费时间精力和情绪的无用功。找到问题,然后解决问题。他开始拉开自己的双肩包,塞了一件毛衣,然后抓起抽屉里的零钞就往口袋里放,手机和电脑。这就是他的全部了。


    双胞胎之一(谁管他是哥哥还是弟弟呢)名义上的舍友就支撑着门板,在少年走到他面前也不停顿就算他硕大的体积挡着门的时候低头说:“你怕我。”


    “哦。”他都不知道自己微拢着肩而剔眉的样子那么嘲弄,尤其冷的唇线淡的眼廓还有发色微凉,似乎他才是居高临下的掌权者。就径直得走,撞到了男人的怀里——这个词似乎太过旖旎,事实上少年感觉自己挤入了脂肪和石板的混合堆里。


    他提起脚,对方发出了得逞的笑声,好像本来就知道他要这么做而捏住了少年的腿并且往前拉,这是要让他摔倒的姿势。


    在即将失去平衡的近距离Mark扬起胳膊,手里藏了有一会儿的一枚中国造石狮镇纸就往男人的面孔掼了过去。


    “WTF!”对方也不知道有没有看清但是的确被狠狠吓了一跳赶忙拿手去挡,瞬间就发出了“嘶”得痛呼声。


    “你们是划艇队?那可真遗憾。”


    从地上捡起了包,少年没有情绪地说。


    


    这件事并没有完,他们都很清楚。


    


    找准了方向,少年往艾略特的宿舍开始走。有点下雨他抱着笔电尽量往衣服里藏,路过门房准备上台阶的时候被叫住了。


    你不是这里的学生吧?舍监拿着明显的眼光看他。尤其是他还赤足踏着拖鞋的样子。


    我找人。


    找谁?


    Eduardo Saverin。


    你是他的朋友?


    是。


    不是故意针对你,最近宿舍楼有人丢了东西所以……对方多此一举的虚伪并没有让少年做出任何表示,背转身准备上楼,瞥一眼柜台上有些沉的包裹似乎眼熟,舍监解释说这是Saverin同学买的东西,必须本人签收才行所以不能让你带给他。


    哦。


    


    在背包里掏弄了好一会儿终于是找到了朋友单人间的钥匙,他都已经插进了锁孔准备旋转,都来不及发力。


    有音乐声。笑声。


    女人的笑声。


    哦,是这样。他想。


    因为感到好笑,所以他笑了一下摇头。把钥匙抽了出来也没有再放进背包,蹲下身从门缝里推了进去,总有人能看到。站起来的时候他扶了门框,第一次觉得自己似乎是需要进食以补充能量来维持机能所需的生物。


    很快得又下了楼。


    雨还在下。少年没有打伞,他没有伞,就抬脸望着扑面的雨滴。


    而到底还是只能就此低头。


    于是少年缩着肩抱了自己的手臂就开始走,隔着薄T恤摸着自己的胃,那里似乎很空,以至于让他皱了表情。突然就站定,他仰高了头看,看那扇窗。


    虽然很快就回头。


    就算回头,房间里有灯,窗上扛着影子。


    Mark的手指撸开了被雨水打湿而有些难堪的一绺绺发,好像蜷曲得更厉害,还带走了他的体温。


    


    图书馆是满的,自习室也都是人,少年绕着校园走了完整的一圈,最后走回了公开课的大礼堂。


    没有开灯,少年靠在了讲台的挡板上,找到了电源插座然后他躺了下来。按着胃他打开屏幕,虽然是一点点但终于有光照上他的面孔。


    电话铃声在太宽广的空间里有些惊悚,少年看着来电显示的名字,没有接电话,也没有挂断。


    


    才不致太过单调,闭上眼睛他想。


   


    

评论

热度(26)

  1. 西湖黄土长白白骨乔君 转载了此文字
    依旧赞美太太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