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黄土长白白骨

【TSN/EM】四面门 系列三(3)——本来想偷个懒,但是毕竟520嘛咔咔

哇哦哦哦哦!!!!

乔君:

    Part.Ⅲ


    我以巨大的耐心和谨慎,


    制成了药丸。


    然后把它吞了下去,


    我不会等着那些傻瓜和怀疑论者来验证它的效力。


    


    谁都没有把那件事放在心上。


    Eduardo很明确知道自己什么都没有做,而他的朋友则,那些代码和程序漏洞显然更有魅力。Mark Zuckerberg永远的朋友,并且从不背叛。尽管那些字符串是如此乏味的东西。


    就算再枯燥,青年也能端一把椅子就坐在朋友的身边,勾着少年的脖颈打着哈欠看书,脚边放一只鸟笼,笼子里养了一只鸡。是的,俱乐部的考验之一,他必须同时照顾好他的朋友,和这只鸡。


    幸好他的朋友其实很好养活,也不需要所谓灵感的喷薄所以不会嫌吵,连Mark的两个室友都开始吐槽,说他们可以考虑直接谈恋爱了。两个单身汉,还有一只宠物,模范家庭的样板。


    ——Mark可不会让别人碰他。对方瞥一眼他的手臂还横在少年的胸前,本来就无意识弓着背更因为重压而往前倾斜的身躯姿态别扭。


    ——Eduardo Saverin如果是个同性恋的话,那些伤心欲绝的姑娘们一定会投向我们的怀抱的。拿腔作调的室友比划着手势仿佛这已经成为了事实,显然最后这一句才是他的梦想所在。


    青年托腮闷声笑了起来,还抛了个飞吻。


    这时他们都听到了敲门声,并对此已经习以为常。因为现在谁都知道,全哈佛最引人注目的二年级生就住在这里。


    红发的室友前去应门,已经准备好了拒绝的说辞。然后他愣住。


    印在手册上长着副校长面孔的男人还在摆出叩击的姿势,身边站了两个不太陌生,最起码青年不太陌生的人,毕竟昨天还刚打过交道。


    


    一阵微妙的不安。


    投资协会主席,富有并且喜欢捐款的巴西人,只差最后一步程序就可以成为终极俱乐部的成员。以上任何一种身份都足以享受到某些,不说是特权,但是没有理由会是由副校长身份的人带着警察找上门。他觉得自己昨天说的已经很清楚。


    难道Winklevoss兄弟真能只手遮天?青年感觉自己有些生气。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朋友可以说是狠狠地耍弄了双胞胎,并且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如果连对自己都可以用些下作的手段,那么可以想象当他们发现Mark正在做的东西……


    “Eduardo Saverin,请你跟我们走一趟,有些进一步的消息我们需要你的配合。”对方说得还是很客气,但是显然露出那种掌握了某些他不知情而对方认为确凿的情报。


    青年从朋友的身上挪开了胳膊,起身拿了自己的外套,好整以暇的穿戴齐整还拢一下额发,面色沉稳而宁定,只是说。


    “我需要找我的——”


    然而,他的朋友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摘下了耳麦,昂着头吐字清晰语速飞快音调冷漠地发出了一串诘问。


    “你们是谁?你们的证件呢?不需要出示下你们的逮捕令?我不知道什么时候随便来一个人都可以带走哈佛的学生主席?”


    显然少年有点儿偷换概念,投资协会主席并不等同于学生会主席。但是显然这个头衔对于校委员会的成员很有作用,最后说这句话的时候Mark看着副校长刻薄而尖锐。


    也不停歇,少年偏头就对公共区域内的室友说:“Dustin,把门关上。”他阴凉的视线从一张张好奇窥探的面孔横扫而过。


    就是因为考虑到对方的家室所以才跟着来,副校长其实也是阶级论的蹙拥,并且直接让警方不经过手续带走一个学生的确有些不合规矩——如果是个普通的学生也就罢了。


    


    局面很快就变了样。办案的警探与校方达成共识,同意就在这里,这间宿舍问询他们的嫌疑人,已经直接用这个单词对青年做了定义。起因是有人,终于有人出面指认了在10月5号,Divya Narendra失踪的这一天下午看到Eduardo去过对方的宿舍。而此前,青年从来没有主动提到这一点,显然这很值得怀疑。


    “我需要我的律师。”青年坐在了沙发,身侧就靠着他的朋友。少年还抱着笔记本,虽然大概只是把一半,不,十分之一的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但他还忍不住得笑,慵懒得贴着尤其瘦薄的肢体。


    “实名还是匿名?”他听到朋友问,手上还不忘更新他的程序。


    对面的三个人似乎低声商议了片刻,然后副校长出面说,马上就会把人带过来。


    毕竟不是正经的取证调查,再加上青年的背景,就算对方是匿名也会变成实名。这毫无疑问已经断送了一个人的,几乎是一生的前途,如果最后Eduardo被证明无罪。


    在见到那张面孔的瞬间,青年有一种,哦原来如此的了然于胸。但是少年大概根本没有关注过这种小人物,微微地剔眉,清浅的翠眸中锋痕着戾气。而面无表情。


    对方明显有些局促,因为这完全跟说好的不一样。


    Eduardo也就看了一眼亚裔的韩国人,然后侧首去看他的朋友,还比较好看。


    看少年薄唇,发出森冷的音。


    “你撒谎。”


    “Wardo和我一整天都在一起,十点半我们从地铁站出发,然后在lovely house登记入住,用的我的名字,晚上六点我们出的旅馆,你们可以去查监控录像。”


    Mark一边抬头,还用力抓住了青年的手,对方在颤抖,少年默默得仰头注视他的朋友,往前倾身似乎就是个亲吻,而他在他耳边私语。


    不要说话。


    还遮了青年震惊的表情。


    


    最终,警探果然致电回去让搭档调取了所属时间段的摄像头,表明的确跟少年的诉说吻合,并且表示了歉意。似乎是皆大欢喜的。


    “这不可能!”


    有人说,亚裔的韩国人面色苍白,就一直在说。


    “这不可能!”他真的有看到巴西人从那间宿舍出来,只不过他把时间从上午改成了下午,而且下午他也有碰到这对著名的友人走进校园。因为两个人反差太大,又总是在一起,很多人总是会多看上一眼的。


    


    少年摘下了套在颈间的耳麦随手就搁在了朋友的膝盖上,指掌还继续抓牢了青年的手没有动,轻轻颔首示意看傻了的室友去开门。似乎是漫不经心地挑了唇,他问。


    “你叫什么名字?”


    “我——”韩国人有些慌张。


    “对不起我在开玩笑,我没兴趣知道你的名字。不过所有人都会知道你,所有人都会知道你的所有事情。”


    “Congratulations.”


    


    

评论

热度(17)

  1. 西湖黄土长白白骨乔君 转载了此文字
    哇哦哦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