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黄土长白白骨

[钢铁侠/翻译][Tony中心/Tony&Yinsen]修正(一)

骨灰瓮之沙:

首先,感谢作者Kadigan的授权。




  •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44720?view_full_work=true


  • Tony Stark在山洞中醒来,带着一只嵌入胸口的电磁铁和一个生命倒计时。如果没有Yinsen的帮助以及他自己的天才头脑,他根本活不过一星期。最终,他造了一副盔甲,杀出重围。然而,在电磁铁和逃生之间,横亘着三个月的地狱。


  • 本文是Tony中心正剧向,描述电影《钢铁侠1》开头Tony被囚禁在阿富汗山洞中的三个月。主要人物Tony和Yinsen,友情向,无其他CP。


  • 警告:直接的暴力,及手术描绘。


  • 译者无责任推荐:看过的最符合电影人物形象的同人之一。几乎可以说一点没有OOC,代入角色声音和脸毫无压力,作者笔力惊人。英文不错的人极度推荐去看原文。如有别扭之处,大概是我翻译的锅。欢迎指出和捉虫。





第一章 诊断





诊断:通过检查症状,辨明问题的一种方式





这一次,他们将Stark拖回来扔在地上的时候,他没有立刻醒来。




最初几分钟还算正常。Yinsen很清楚Raza的人在隔壁对Stark做了什么。说到底,这人也不是铁打的。每次他们把人拖回来的时候,他都因惊惧,恐怖和痛苦而浑身虚脱,一时间弄不清自己在哪。一开始,Yinsen会立刻上前急救,对方反倒一阵挣扎,险些打掉他的眼镜。自那以后,他们都默认等几分钟,待Stark反过劲儿来,有足够的力气进行冷嘲热讽了——无论这嘲讽有多单薄和虚弱——他就算回来了。Yinsen以此为信号开始检查他的病患,给他一条毛巾,扶他走到床边。这向来用不了几分钟。




几分钟已经过去了。Yinsen意识到Stark已经半天没蹦出一句戏谑的话。他转过身,皱起眉头望向他。后者仍然蜷缩着跪在门边,周身都在滴水,剧烈地打着颤。不管看起来有多可怕,这其实都是正常反应。




他蜡一般的青灰面色却不正常。




Yinsen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向Stark走去,蹲在他身边。Stark仰脸看着他,呼吸细弱,双手柔软地垂在身体两侧,显然连抬起的力气都没有。但他的目光却在追寻着Yinsen,瞳孔等大。这既不是昏乱,也不是休克。




医生伸手去试他的脉搏——答案就在这里。Stark的心脏正发出一阵急擂,快得仿佛鸟类颤抖的鼓翼。他的呼吸又浅又快,夹杂水声,那是被人灌进去的。这种不均匀的急跳只消几声,就让Yinsen明白:这不是长久之计。Stark的心脏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竭。




他们这次又对他做了什么?




没时间思考了——他必须尽快行动。用一个车载蓄电池做心电复律,加上半剂的阿品脱,可不是件乐事。但他可不会让Stark现在就死掉。




Yinsen快步跑出去,将金属大门用力关上。




*   *   *


Tony感觉不到自己的手指或脚趾。呼吸似乎并不起什么作用。更糟糕的是,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每一次艰难的撞击都震响他的肋骨,让整个胸腔像着火了一样。他可以细数每一道仍未愈合的弹伤,以及电磁铁的重量。后者如燃烧的石头,沉沉压在他胸口。




在他的头顶和身后,那个救了他一命的外科大夫正和什么人用达利语争吵。Tony仅能从自己的喘息声中听到几个词:心脏,水,马上,很糟。争吵结束了,大门空响一声关上。一只瘦削的手搭在他肩膀上。“Stark,继续呼吸,他们去拿我的急救箱了。”




他想点头——他的头可能是动了,他自己也不确定,再用一点力,他又会再度昏迷。




现在是两只手了。一只在他的肩膀上,另一只按住他的背部。它们正把湿衣服从他头顶拽下来,将他放倒在地面上。冰冷的石头地并没有什么帮助,然而——是的,这样躺着他的脑子清楚了些。当医生俯视他,一手抓着手腕,另一手将头往后倾斜的时候,他甚至可以看清医生脸上的细节。




一切依旧有些模糊。医生抑扬顿挫的嗓音命令他咳嗽——这主意太馊了,他们都发现了。因为他的肺仍充满了水,因长时间渴望空气的挣扎而尖叫。搭在他喉咙边上的手指——即使只有一边——竟奇异地有些帮助。在那之上,他的视野边缘依旧发灰,心脏痛苦地抽颤着。




不知哪里的金属爆响了一声。他与其说听见不如说感受到了它。手背被尖锐地啄了一下。他被翻过身来,向一边侧卧着。




医生正在摸索电磁铁的外壳。Tony知道——他可以感受到那玩意儿沉在他的胸骨上,带着侵略式的压力隐隐作痛,而那里原本什么都不该有(这种触摸很恶心,简直错误,几乎和他擂鼓似的心跳一样讨厌)。比这更糟的是,他可以正好看见医生的双手,它们正在摆弄电源的导线。




“我要先给你断电几秒钟。就几秒。你不应该有感觉的,但接下来的部分会有点疼。”




Tony没有时间也没有力气说“不,你他妈要干嘛”,但他竭力倒抽了一口冷气。




然后在一瞬间,医生抽出一根电源线,将一只钳子柄楔进另一根线和磁铁外壳之间,然后将裸露的电线贴在Tony的背心上。




一阵闪电。Tony剧烈地颤抖。电流灼穿他的身体,肌肉扭曲着仿佛要从骨头上脱落下来。他的视野变成一片雪白。




他很确定在那之后自己失去了一会儿意识。




*   *   *


Stark的身体在电击下一阵痉挛,眼睛瞪得又黑又大,随即失去了意识。没时间担心这个了。Yinsen赶紧收回电线,从急救箱中取出听诊器贴在他胸前,放在停工的电磁铁边缘,细听他的心跳。




情况稳定了。他的心律平稳且奇迹般地正常。




Yinsen呼出一口气,祷谢上帝,同时拿掉钳子,将摘下来的电线插回原处。电磁铁嗡的一声恢复了工作。Stark没有动弹。Yinsen从脸盆边上拿了一条又薄又扎的毛巾丢给他,他也没反应。医生转身从急救箱中拿出橡皮手套和抗菌药,他还是没有动。然而当他轻触Stark背后那块小小的圆形灼伤时,即使冰凉的药膏也没能抑制住他抗议的呻吟。




“回魂了,Stark?”




呆滞的棕色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刚……那是……什么鬼?”




“心电复律。”Yinsen在灼痕上涂了药膏,然后将一块方形的纱布盖在上面,“你刚刚室速发作,我通过电击恢复了你的心律。”




Stark咕哝了一声表示赞成,随即闭上眼睛。有那么一会儿,四下一片寂静,只有遥远的滴水声,蓄电池的嗡嗡声,以及Yinsen指尖的脉搏平稳跳动的声音。




“看来我得求你……帮个小忙……”Stark喘着气说。




“是的。你会需要的。”Yinsen俯视着他,露出一个冷淡的,僵硬的微笑。“你的心脏在衰竭,Stark。在最初的手术后你就表现出心律不齐的症状,也有创伤和电磁铁的影响,但这次发作更可怕。”




“说说看。”Stark试图发出一声低笑,那声音吐出来更像一阵疼痛的咳嗽,“你能……”




“我能做点什么?做不了什么。”Yinsen站在那里,抚摸着自己的光头,“我连做出像样诊断的工具都没有。他们只给了我足以让你活命的东西——”




“但那最终也会杀了我,不是吗?”




“他们又有多在乎呢?如果你仍然拒绝给他们造导弹。你需要一个起搏器,Stark。”对于他的情况,Yinsen没有任何美化。何必呢?如果这话能引起对方的惶恐,那他妈就对了。“你需要一个起搏器,如果不是一个ICD的话。而我需要合适的工具来植入它。我不认为他们会给我很多资源。”




Stark沉默了,仅仅是望着他。Yinsen看到对方的眼里有什么黑暗的东西正静静沉下去。






下一次他们带走他时,他屈服了。




TBC

评论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