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黄土长白白骨

得了抑郁症,是什么感觉?

灰色吐槽箱:

最近病情基本稳定下来了,自己也比较能接受现状,想着微博已经诉苦过一次了,好像也不差更多我吐的苦水了。之前身边有姑娘想了解一下得了抑郁症是什么感觉,所以干脆来谈谈我这次抑郁的前因后果,以及中途的感受。


之前听说过很多人在家庭或社会上受了严重的打击,最终得上了抑郁症,但其实很多的患者不是因为打击而开始发病的。人在生活,就注定会有打击和痛苦,但这些都是可以调节的,在复发之前,我也有过很难熬的时候,满心负能量的时候,但在我极度乐观的心态下,再郁闷的事情几个小时也就马上调整好了,最多难过一天就会过去,就像正常人一样。一些打击的确可以成为病因,但未必会直接导致抑郁症,我大概就是那种没有重大打击,却突然复发的人。


在暑假中,我的生活很放松,没有情感危机,没有重大困难,但七月份时就那么开始犯病了,现在追寻起来,大概是上半年的原因,今年身体出了很多小状况,体重也突然减轻,生理上的问题转移到心理上,就导致了现在的状况。


上半年我的生物钟紊乱,而且很习惯熬夜,希望小伙伴们一.定.要.注.意.睡.眠,长期的睡眠不足会引起抑郁和焦虑这类心理病症,注意睡眠,实在不行就强制药物调节,这些病和心情郁闷真的不一样,得上之后你就惨了,睡眠不好易出现心理问题,这不是网络上的谣言,请一定从身边重视自己。


开始发觉自己的问题,是之前和喜欢的小伙伴们一起玩,我突然感觉没以前那么开心了,好像对生活的兴趣缺失了一部分,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 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感觉做什么都好累,生活得过且过,不想做任何事,站着就想坐着,坐着就想躺着,简直就像懒癌终期,不想写文,不想说话,不想看剧,不想刷微博,不想吃饭,电脑都懒得打开,之前感兴趣那些事,在现在看来都很无趣,毫无去做的动力;想着筹划一场旅行,来给自己放松,但还没开始选地点,只是想象一下长达几天的旅途便直接放弃;我想过用买买买来增加自己的幸福感,但之前长草的东西买了回来了,却没有任何感受,拆开包装看一眼,收到柜子里,并没有感到多少开心。


我也努力过,毕竟我不是每天都在无休止地消沉,我积极的时候还和同学联系打算参加聚会,但在聚会前夜便开始犯病,好累,没有动力去了,就这样,在第二天我无所事事地躺在床上消沉了一整天,却跟同学说我很忙来推掉聚会。


父母隐隐约约发现我有点问题,因为我只要没事就像条懒虫一样赖在床上一整天,和他们说话时也寡言寡语,很少和朋友联系,每天都面无表情得像个死人,很少笑,老妈说我笑起来很怪,好像只是动作上的微笑,根本不开心。父母也很关心我,带我出门吃饭,但我这种天生吃货,在见到好吃的时都毫无兴趣,以前我一直想吃的东西,现在却只是流程般地吃一顿,食量还减少了。


老爸最终打算用钱收买我,“女儿,别告诉你妈,我存的私房钱分给你一千,买点你喜欢的。”我说,“我用不到。”就拒绝了。


这下我父母是真的觉得不对头了,不是吧,给钱都不要?


是啊,给钱都不要,倒不是我是个正经的保洁小妹,坚持不接受金钱的诱惑,而是一旦开始抑郁,就好像看开了,金钱名利我都不介意了。顺便一提,我很讨厌微博上那个段子,复制一下:


【今天去医院检查 ,医生说我得了抑郁症,最近我情绪不太好,进入低谜状态,变得自闭、焦虑。希望朋友们可以请我吃吃饭、看看电影、唱唱歌、喝喝咖啡什么的,最好再送我个iPhone6plus用爱与包容帮助我走出低潮,让我知道,人间还有真情在,颜色真的无所谓。】


事实不是这样,对一些抑郁症患者来说,给iPhone6也没用,我有点果粉的,但要真是有人送我,我也不会有什么感觉,估计是直接退回去吧。


而且还不仅是退回去那么简单,因为抑郁带来的自我厌恶情绪,别人对我的好感与夸奖,一般人都该感到开心和自豪,但对我来说,我的回应却开始扭曲了,会不停地思考,百思不得其解——我自己都不喜欢自己,凭什么被别人喜欢?


在犯病之前,我不算很自卑的人,但我清楚我自己是什么——简称自我评价偏低。自从开始抑郁后,我觉得自己简直是最恶心的人了,因为严重的自我厌恶,我的想法和其他人不同,并不是“世界太灰暗了我无法生活”,而是“世界如此美好,我却那么糟糕,真让人恶心。”


犯病开始,在我的心中,我变成了社会中的拖油瓶,父母身后的啃老族,集体木桶中的短板,莫名其妙地自卑到了极点,毫无自信可言,因为没有自爱,何来自信?我甚至能只凭讥讽自己度过一个晚上。


然后在七月份到八月份,即使那么多情况都指向几年前的那个结局,我还是不相信我抑郁了,我当时想,哈哈哈这是在开什么玩笑,我这么欢脱的人,竟然会抑郁?搞笑吧呵呵?几年前确有一段时间,我受了点打击,抑郁并服药了,但那时候我还年轻,现在的我成熟了那么多,面对事情不再那么幼稚,况且我这么乐颠颠的人,有时候就像别人身边的开心果,怎么可能有抑郁症呢?


我开始每天做运动,我开始参加亲戚聚会,我开始扩展交友面,做所有我之前懒得做的事,把自己的行程安排得满满的,希望给我的生活带来更多新的生机。


那叫什么来着?一个心灵鸡汤,美名曰其如何克服抑郁,一,你需要走出自己的小圈子,二,给自己安排更多的兴趣,三,认识更多的人。这种东西对于暂时处于抑郁心境的人有用,但对于抑郁症患者,根本不管用。


情况开始恶化了。


我做着我不想做的事,每次都要在开始做前感到厌恶,逛街,见朋友、亲戚这种本应轻松快乐的事,对我而言却像重压,即使做的过程并没有那么难受,但一旦结束,我又变成了面无表情的半死人,甚至更加消沉。


我变得更累,更易怒,更悲伤,那段时间,几乎每天晚上在床上都因为悲伤痛哭,因为不想吵到父母缩在被子里绝望,哭到喘不过气,不断写那些绝望的心情,但根本没有勇气发送,正常的我就像个开心的橡胶蹦蹦球,每天都开心地蹦来跳去,抑郁的我马上变成了柔弱的玻璃花瓶,一碰就碎得稀里哗啦,终日以泪洗面,自己看着都很难受。那些个夜晚真的是太累了,只要一想明天还要出门,还要逼着自己做什么事,就感到无比地绝望和心累。那时的我就像个不听孩子话的愚钝家长,坚决不管自己心里如何难过,只是咬着牙逼迫自己去做,逼迫我像正常人一样“自我调节”“走出抑郁的小圈子”。


不出两个星期,我就完全放弃了这种生活,终于不再每夜崩溃,我开始懒懒散散地继续躺在床上,情况好点就写写文,上上微博,和平常一样嘻嘻哈哈,情况不好就关上电脑继续装死人。


爸妈意识到我真的不对头了,他们觉得需要谈谈。


以下是谈话大概的内容:


“告诉爸爸妈妈,你最近有承受过什么很大的挫折吗?学业上,感情上?”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任何打击,我觉得我就是抑郁症,病理性的心理感冒,这是生理和心理一起的病症,不是简简单单的心情不好,更不仅仅是什么打击造成的。


“很多人比你还惨,我当年也有这么一段。”


我知道我很幸福,我知道比我惨的人有好多好多,我都知道,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牵扯到别人惨,我幸福的话题,只能让抑郁症患者的自我厌恶情绪更加严重,心情更加悲伤。


别人生活在痛苦中,却能坚持努力拼搏,苦中作乐;我生活在幸福中,却丧失了拼搏的动力,失去了快乐的能力。这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情况简直让我如鲠在喉,让我感觉羞耻,更加讨厌自己。


我也不是想得就得抑郁症的啊,我也不是自己想忽视生活中的美好与快乐,我自己也想调整心境,变得快乐。但我得病了,这是病,不是心情,我自己无法调节,你们怎么就是不能明白呢?


“你得打开你的心门,走出来,让你的心情变好。”(老妈爱看心灵鸡汤,说话很文艺)


不是我不想打开,不是我颓废,而是提供我动力的那玩意儿不仅是走不出来...我觉得它死在心里了。


就像之前那个与抑郁症相关的漫画,我觉得那个漫画说得很贴切,抑郁症患者心中代表活力的鱼,不是不健康也不是走不出鱼缸,它大概死在里面了,这是别人安慰几句,自己主动调节也救不回来的。


“人生总会有这么一段的,熬过这段就好了。”


是啊,过去就好了,但我觉得我真的需要吃药,很多抑郁症患者就是在“熬过这段”的过程中选择自杀,这听起来像个黑色幽默,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这不是说我父母说的不好,我能理解他们,要是我没有抑郁症,肯定会和他们有一样的思维模式,但有些话对患者来说的确挺伤人的,还好他们没有说出“抑郁症不算病,自己调节一下就好了”这种丧心病狂的话——这种话完全可以让一个抑郁症患者难过到大哭,亲近的人认为抑郁症不是病,根本就是忽视了病人的存在,不关心她的痛苦,她会想着“你知道我告诉你我抑郁症了,需要多少的勇气吗?你和我如此亲近,为什么不能理解我?我以为你会懂我,会关心我,我是错的,这世界这么大,我却注定要独自承受痛苦......”


之前我也看过“不能对抑郁症患者说的十句话”感觉说的还算贴切,有一部分句子是我经历过的。


比如“你这么说,弄得我心情也不好了。”


在我第一次开始抑郁症时,我很茫然,不知道自己有问题,只觉得很负能量,很想和朋友倾诉,然后那个亲近的朋友跟我说“你每天这么负能量,我也被弄得很消沉。”


从此之后,第一次发病的那段时光,我再也没有和任何朋友倾诉。我不是矫情,我真的不怪那个朋友,道理我很明白:没有人有必要接受别人每日的负能量,负能量的确会传染,我自己的不开心,会导致其他人的不开心,大家做朋友是为了分享快乐,而非供我吐槽负能量的。而且我如果吐槽的时间长了,那看起来很烦人。


我不求其他人对待身边负能量的朋友像对待父母一样毕恭毕敬,说什么听什么,凭什么啊?你们根本没有这个必要,对于一直处于低谷的朋友,请想安慰就安慰,不能安慰就不用了,这很正常的。但我希望你在直来直去地拒绝时,把“你弄得我心情也不好了”换成“你要熬过去,加油”或者“我忙着去做某事”等等其他什么理由,因为直接这么说真的很伤人。


 


总而言之,两次掺杂着科普和真实情感的谈话后,我的表达能力还不错,父母很快就明白了我怎么了,解决方案是,等下次放假回家再说。


......我都快撑不住了,还等什么啊?我理解他们口中的下次回家是什么意思,他们希望我得到更好的治疗,在父母的陪伴下去更好的医院,父母希望孩子得到最好,我懂。


但他们能等,我已经等不了了,所以我浑浑噩噩地坐车去医院,排队挂号,测试诊断,我明白医生看我自己来的眼神挺奇怪,但我实在是不能忍,巴不得早点确定,至少我能知道目前的状况怎么样。


因为这个真的不能拖延,我能感觉自己心中的那根弦一直绷紧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病。看起来抑郁症真的没有那么严重,不就是动力不足,不太开心吗?


如果真的那么简单,患者们躺在床上就好了,为什么抑郁症却杀了那么多人?


我崩溃了很多次,有时是失眠到天明,看着太阳出来的那一刻,有时是深更半夜,我突然抑制不住地大哭,在我情况好的时候,甚至无法理解当时是怎么想的:黑暗就像排山倒海般地压过来,纵使我乐观坚强,也不能抵抗分毫,那简直就是彻头彻尾地绝望,思维的指向毫无逻辑也毫无人性可言,混乱到说不出口,简单粗暴地归为两个字,想死。


抑郁症患者眼中的想死,并不是简单的生无可恋,很多是对死的狂热追求。


我不知道是怎么了,崩溃的时候,就是无限地绝望,毫无拯救可言,我的生活并不一帆风顺,也有过真的很难熬的挫折,但那时的痛苦完全不及现在崩溃时的感受,真的是太痛苦了,在那一片黑暗当中只有一个光点在望着我,那仅有一点的希望好像在跟我说,解脱就是最好的选择。我崩溃时,一边绝望地大哭一边希望有个人能对我说,你做的很好,你可以走了,可以解脱了。但问题就是,那个人永远也不会出现——这种感觉就像你有一个毕生所求,却永远都无法实现一样,所以才因为这种不能实现原因感到无比的痛苦。


也有一部分抑郁症患者在绝望时选择自残。抑郁症患者的确感觉孤僻,会拒绝他人的好意,不让别人走进自己的小圈子里,他们看起来很冷淡,但却不会真正地伤害他人,因为他们明白什么是最伤人的,所以在这些人痛苦的时候,用自我伤害解决,我有自杀倾向,但没有自残的状况,可能是我的个性比较特殊,当我崩溃时,只想选择最快速最无法治疗的选择来结束,例如跳楼和跳海,割腕与服药的过程比较漫长,还可能被救治,我基本没有考虑过。


你大概会跟我说“想想你的爸爸妈妈,想想你的朋友,再不行想想开心的,你的剧还没看完,你萌的CP还有好长的路要走呢。”


这对处于崩溃时的人来说什么都不算,那时候感觉自己已经完全疯了,发狂的人不会记起自己发狂时做了什么,崩溃时的我,即使想起父母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那些我所珍重的人和事,就像走马灯般在我心中转瞬即逝。想死的欲望太大了,真的太大了,一个美好的世界正在眼前等着我,我却触摸不到,你可以跟我说“死后的世界什么都没有”或者“死了就全没了”,不管用的,你们以为这些绝望的抑郁症患者,还在幻想死后会有个美好新世界吗?对我来说死后什么都没了更好,一片空白更好,那就不会有这么多难以忍受的痛苦了,对患者来说,这就是天堂。


所以我羡慕之前跳江的那个姑娘。她虽然做了最极端的选择,但这也是她的选择,选择在你们看来是很幼稚又痛苦,但在我看来是解脱。


当崩溃时,我差点选择自杀,在做下这种决定的那一刻,那种感觉是那样地快乐,简直就是极乐,我从没感受到那么巅峰的幸福,根本无法形容,好像拷了半辈子的镣铐突然松开,奴隶突然重获自由,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明亮,整个人都充满快乐,幸福与活力,只因为我可以面临死亡与终结,世界都变得美好了。我不明白别人的情况,但我想我可以推断,那些抑郁症患者在自杀的前一刻,还是感到快乐与平静的,他们是那样离开的,并不像你们口中的那么悲惨,希望他们可以在另一个世界幸福。


一些人在忍受不了的时候选择了离开,而当那次我忍受不了的时候,用腰带把自己的手绑在床上,阻止自己去跳楼。


那时候,我哭得喘不过气,浑身都在发抖,不断地跟自己说,不能死,不能死,你死了,父母该多么伤心,他们养了你一辈子,你却要用摔得满地鲜血来回报他们,你一个人选择死亡,毁的是一家人的下半生,自己解脱的同时,也让身边的人坠入了无尽地狱,白发人送黑发人,你亲近的人会因为你终生沉浸在痛苦中永远无法解脱。我有严重的自我厌恶,自以为是个糟糕的人,现在这个糟糕的人却要带给别人终生的噩梦,那我就不仅是个烂人,还是个恶魔。就是这种想法,最终让我在那几次崩溃时没有松手。


我甚至计算过,一个月内两次的全然崩溃差点自杀,剩下的崩溃时间约为一周两次,也就是说三四天之内,我还会在面临一次彻头彻底的悲伤,根本无法控制。也有过接连很多天每夜都崩溃大哭的情况,自己无力阻止。对正常时的我来说,毫无忧虑的快乐也几乎没有了,我会在下一刻马上沉入抑郁的泥潭,下个小时,下一分钟,下一秒,负面情绪就是会突然铺天盖地地冒出来,搞得每一天都像在进行一场无休止也必将失败的赛跑,所有的乐观与坚强都会在悲伤袭来的那一刻被完全打碎。我宁可我得的是其他疾病,至少生理疾病的患者还有活下去的动力,抑郁症的患者却根本没有这种动力,这种疾病会使一个真正乐观的人满目沧桑,长期处于一种求死不能的绝望状态中。


我目前是中度抑郁症,复发时间才仅仅两个月,却已经到了这种状态,知道这些,难道还有人觉得抑郁只是心情不好,还有人觉得只有重度才能致死吗?


除了毫无动力,偶尔的崩溃之外还有些乱七八糟的状况,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记性不太好,并不是我的大脑损伤了,它还是正常的。当我处于抑郁的状况时,大脑一直处于放空的状态,看起来像是正在发呆,几乎不会想三想四,思维也没有什么流动,仿佛有一个无形的结界在那里,忘掉一件事简直轻而易举,有时候和别人说话才如梦初醒。


失眠和抑郁好像是结合的,抑郁,所以失眠;失眠,所以抑郁,这种恶性循环一直都很可恶,八月份时我不断地起夜,仅仅睡一个小时也会醒来,最严重的时候一场四五个小时的睡眠我可以起来四次,然后最后一次起床时直接因为再也睡不着和睡眠不足大哭。目前起夜问题倒是改善了,我的睡眠也走上了正轨。至少我自己认为我的睡眠很正常,但和别人一比对,状况还是很不健康。晚上不消沉时,两三点前睡着就算很不错,还有更多的是直到天明才能入睡,我明知第二天早晨需要七点起床,但依旧睁眼直到天明才能入睡,上半年吃的调节睡眠的药物有十几盒,很快就有了抗药性,我也不想再管了。


我的胃一直不好,我总错觉它失去了消化的能力,不能好好消化食物,医生检查了很多次,跟我说可能跟我的心理有关,现在开始正常对待它,胃也好多了。


抑郁的时候,食欲也会下降,日常都一样吃的食物,明明哪里都没变,但我的眼前就是没有色香味,饭菜真正到了眼前的一瞬间我就失去了所有食欲,看着只想随手扔掉,结果也只是忍着吃几口,完全没有当年吃货的快感了,现在我一直用克服抑郁的借口狂吃各类巧克力软糖硬糖膨化食品,没食欲好像也让我不因高热量垃圾食品发胖了...也算是因祸得福?


然后做事的速度变得缓慢,有时候,我自己的时间好像和外界不同,过得分外缓慢,以往二十分钟就能做到的吃饭,我可以缓慢地拖延至整整二个小时,一做一停,工作能力简直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简称拖延症晚期,先是“决定做”就要耗费几乎所有的时间,我会不断地怀疑,自己究竟能不能做到,如果有几个做不到的可能性我就毫不犹豫地直接放弃,除非这项任务的成功率在九成以上。即使决定做,我也还要犹豫几天,然后到了死线,“真正开始做”又要拖延,真正开始做前的“真正准备做”又是几个小时的时间——最要命的是,我还得挑我抑郁症不犯病的时候做,否则这工作就意味着完蛋了,我会一边消沉一边直接放弃。等我到了精力满满的时候,就必须趁着那段时间用力做到深夜,直到工作结束时才能松手,否则做到一半停下,我又要重新经历一遍“决定做”的流程。


和朋友们交往的问题,我现在正常生活中挺少和其他人说话,我是个直来直去的人,本来就不常参加浪费时间的团体生活,选择小群体交往。等开始抑郁症后,我就变得更加独来独往,很少与人说话,有时候甚至张口都结结巴巴,忘记了自己上一次和别人大笑着沟通是什么时候。我有时候也想,那些我的现实朋友,如果知道了我是抑郁症,会怎么想我?这怀疑是有点疑神疑鬼了,但万一我被人背后议论了,再来一次崩溃,我可不想因为这种事来承受打击,所以宁可闭嘴不和朋友交谈。


中途也有几次和朋友一起吃饭,出发前硬生生地把死人脸掰笑了,下车回去的瞬间就继续死人脸,并不是我装我作,而是...快乐就是走的这么快,可能因为我的心态问题,我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处于抑郁中,我有时候甚至会计时,今天抑郁了几个小时,开心了几个小时,我不算严重,抑郁状态和正常状态几乎是一半一半,偶尔也会全天抑郁,而且第二天也未必全天开心。但如果一整天都正常并很开心,睡前我就会很担忧了,因为开心后,第二天除了抑郁,还很有可能直接崩溃,我崇尚科学,就像在算函数一样把过程记下来,算一下明天是上午正常还是下午正常,计算这个规律权当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这其实非常可悲,大家随手可得的快乐,对我而言却成了奢侈品。


以前经常听男生谈女生,“她真的好可爱,随便给她买个小礼物都开心得蹦蹦跳跳。”对我而说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了,说真的,我不用当那种可爱的小女生,当个有iPhone6就欢天喜地的正常人也可以啊,可我现在这种情况,给我5个iPhone6都不会开心,这可真有总裁的气度.....


我感觉我还是我,还是那个喜欢笑,满脑子都是欢乐梗的极度乐观的家伙,还是那个不矫情不做作不玻璃心的人,但病了之后就开始偏离了,我好像正在变成我不想变成的人,我看起来是那么玻璃心,什么事都没有也会突然流眼泪,以前那个上能扛行李下能送水的女汉子,竟然会因为食堂人太多了被吓到焦虑心慌,咬着嘴唇想自己不能哭出声来。


我想我还是我,只是暂时病了。


后记


我是在正常的情况下用了几个小时写完这个,目的只是为了给身边的姑娘说一下抑郁症是什么样的感觉,姑娘们没必要安慰我,我会好好吃药天天向上,对于这个只是了解一下就好。


现在这个欢脱的我早已开启喷子模式,在我看来,这整篇文都像一个二十多岁还没度过青春期的傻逼女青年,用各种激进的形容词,声嘶力竭地在电脑前坚持无病呻吟,搞笑又幼稚得让我无语。的确,对正常的我来说,抑郁症只是一场简单的心灵感冒,但当我消沉时,这仿佛又变成重压到说不出口的心灵癌症。


我只能说,当我沉浸在抑郁中再度开始犯病时,觉得这文中的形容似乎不为过。


 


顺便提醒几点,关于抑郁症的:


1,本文只是我本人的感受,我不是专业的作者,这里只是简单地陈述了我个人的病情,更没有什么心理学的科学根据和代表性。面对抑郁每个人的表现方式和程度都是不同的,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对于绝望的事,面对的心态都不一样,我的思维和经验都不够成熟,处事和面对痛苦也可能比较幼稚,所以这个病情的记录仅代表个人,请千万不要以偏概全,给其他患者造成不好的偏见。


2,不要因为自己的心态和本篇文有部分重复,就断定自己有抑郁症,更别随便去搜抑郁症心理测试,那个真的很坑爹,我现在做了后的确是极度抑郁一类的结果,但在我没复发前也做过。在没有心理医生诊断的情况下,在网上随便做的测试完全会把普通的抑郁心情和抑郁症混淆,然后错误的测试结果还很容易给人造成心理暗示。“我病了”这种压力,让健康的人感到绝望,导致大家更难调节心情,走出困难的阶段。


3,如果你出现了抑郁的状况,例如毫无动力的时间超过两周,出现了想自我了结的倾向等等,建议直接去正规医院挂号测试,如果没病那当然是很好,希望你能早点鼓起勇气,走出这段艰难的时期。


但是病了就要接受系统的治疗,似乎很多人都以抑郁症为耻,所以这类心理疾病的就医率低得让人痛心。觉得自己有问题,去挂个号并没有那么丢人,你只是生病了,生病去医院是很正常的,轻度抑郁症的确有一些人可以不服药直接熬过去,但即使如此,也有一些人在轻度抑郁症的情况下选择轻生。无论你想怎么面对,你也要先确定你的病情是怎样的,而不是看着不专业的抑郁症测试不断地猜疑,这样毫无用处,而且会变得更糟。


对于抑郁症,提早治疗比拖延好得多,以及在康复情况下,即使觉得自己暂时好了,也请遵医嘱继续服药,提前断药很容易引起抑郁症复发,我明白患病者希望自己早日变得健康的心态,好像不服药了就能证明自己返回正常了,这种想法很急功近利,不顾后果,几年前我就是觉得自己好了提前断了药,因为我轻松地觉得“自己很好,不再抑郁,也就不用服药了。”结果现在复发,状况变得更加严重,也算是自作孽不可活。


4,部分和我一样处于抑郁症中,被绝望压抑的姑娘们,暗搓搓地给你们提一个小建议,其实说出来会更好,在此之前我压抑了很长一段时间,微博每次都是写了就删,Lofter上存着六七篇不该说的话,很多次在对话框前欲言又止,都没有勇气和那个脸说出口,不知是教育原因还是什么,我始终觉得说出来极度让人羞耻。在正常生活中,我无法对朋友说出口,甚至对家人也做不到完全透露,口头的沟通真的很痛苦。在网络中,我也被自己束缚得闭上了嘴,就这样我憋了好久好久,感觉更加孤独,症状也没有像我希望的那样好转起来。


当时的状况就是:我微博很少有日常,负能量更是完全没有,因为患病者对负能量的敏感,所有不对头的情感在泄露前都会被我直接扼杀。与基友交流的时候,别人看到我在一段时间内很少登陆,也许会敏感地问一句“你最近还好吗?”我会默默地发一句“我很好呀哈哈”但其实我自己明白,我根本不好,准确地说是糟透了,但我早已进入了一个自我封闭的怪圈,做的所有的这一切都为了隐瞒下去,装作自己还算正常。


我很害怕,害怕别人说我不正常,说我神经病,说我玻璃心,虽然我的情况的确可以被那么说了,但我还是害怕那种感觉,于是我开始不断地欺瞒,以至于当我终于说出来了,大家都不太相信,看啊,我隐瞒的很成功,也成功地把自己拐进了自我封闭的死胡同里,自己拒绝了别人的帮助和安慰,导致长期没有真正的沟通,病情没有丝毫改变,孤独感倒是更加强烈。最后,我在微博上直接说出口了,这不是让姑娘们直接抛弃隐私开口谈,没必要太勉强逼迫自己,可以只和自己信任的朋友说,但还是要沟通,否则只会原地踏步。


对抑郁症患者来说,说出口真的很痛苦,最怕的就是亲近的人明白自己的病情,却无法理解自己,伤人于无形,导致自己受到更大的伤害。我害怕了很长一段时间,但说出口后,我发现对话框外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些可怕的鄙夷,而是温暖的安慰。


前几天,我憋了两个月的负能量,终于在一次崩溃时发出来了,然后有很多很好的姑娘来安慰我。说出口后,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我依然感到了那种羞耻和自我厌恶,这个的确无法改变。但之后,你会发现这世界并不是那么悲伤,即使你沉浸抑郁时,他们的安慰很难起到作用,但当你变得好点时,再看一遍别人的安慰,却能感到很温暖,别人的安慰总会给你一点点你所缺乏的勇气,让你勇敢面对。


终于发完这番话。现在的我已经不需要怜悯和安慰,之前大家的爱意已经很让我温暖,我会坚持服药,好好地治疗。姑娘们不如多关心一下身边突然变得不开心的基友,无论她是遇到了不好的事,还是沉浸在病痛中无法自拔,从身边做起关心每一个人,就像杀手里昂里面说的一样,生活总是这样艰辛。负能量和不开心的事往往会来的排山倒海,但爱和温暖是会互相传达的,希望大家都变得更好。


END。



评论

热度(165)

  1. 红拂夜奔龟田的自留地 转载了此文字
    得了抑郁症是什么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