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黄土长白白骨

【Jewnicorn】擦肩相遇2:Peter Parker的蜘蛛特快

胃之星:


纽约城里每个人都要有一次搭蜘蛛侠便车的经历,或早或晚,就像人总会碰到一次一见钟情。





一个有关于他们在每个世界线里怎样相遇的五月天系列,灵感,丹卷和小蜘蛛太搭了照例一推MV


1) TSN:Eduardo Saverin的免费咖啡大派送


2) 丹蛛丹 :Peter Parker的蜘蛛特快


3) 莱汤(前篇) 


4) Jewnicorn


第二篇!






Peter Parker的蜘蛛特快




不管你是纽约城里的谁,总该有一次搭蜘蛛侠便车的经历用来吹嘘。


“他真的非常可爱。”那个深色头发在朱莉亚学院上学的女孩说。


Daniel揽着他的女伴,5分钟前他们在吧台前认识,他请她的一大群酒鬼朋友喝了一杯,然后忽然这变成了一场蜘蛛侠的个人崇拜粉丝会。


“我甚至都没发现那家伙摸走了我的钱包,”朱莉亚女孩说,“我正忙着在电话里讲借用课室的事,然后,砰,有个戴毛线帽的男人就被丢到我面前,他尖叫,我也尖叫,直到蜘蛛侠,他和我的钱包一起倒吊着挂下来,问我要上哪儿去。”


“‘我们顺路,’他说,然后把我提起来,像被游乐场的章鱼机提起来似的,他的手臂——我一定光顾着尖叫了。总共只有几分钟,他把我放在林肯中心侧门边,告诉我:‘女士,您哪天有表演一定别给我送票。’”


她深深吸一口气:“我从没见过有人像他一样。”






所有人都露出一模一样的神情,仿佛聆听神迹。Daniel努力让自己礼貌微笑,张嘴表示,是的,这真是不可思议极了。


“他总是这样从天而降,”另个女孩说,“上回我们在皇后区看到他的时候……”


“他有蜘蛛丝。老天,他灵活得不像话。”


“还非常强健。你们看了他扛起半架轻轨车厢的视频吗?他甚至都没有举重冠军的一半体格,他是钢做的吗?”


“但他说起话就像个男孩子。我打赌他一定很年轻,他总在嘟嘟嚷嚷地抱怨。”


“他是最棒的,”直到Daniel的新女伴也加入战局,她兴奋得双颊泛红,“大家都在Reddit上传说只要你足够走运,朝天空打手势就能搭到便车。有一晚我们真的试了,那,我和Lena都喝得太大了,我们爬到天台上,我们大声聊天如果他真的来了要怎么办,Lena想摸他的胸膛,而我发誓要吻他。然后,当当,他从水箱上跳了下来。”


“‘我能问个路不?’”Daniel的女伴压低了嗓子模仿道,“‘我刚在附近晃荡,想找两个需要帮忙的人。要是你们知道他们在哪儿——’”


“他告诉我们下次还是别这么干才好,他当然带我们走了,但他说今天是我们运气好,纽约平静得能听到两个醉酒的女孩争论要怎么吻他,”她说,“他觉得我们还是回家去更安全。我只能咯咯笑个不停,你知道,他像是你能认识的最棒的人,你打算偷摸他的时候根本想不到他是这个城市最了不起的英雄。”


“你吻了他吗?”有个男人问。


“我在梦里吻过——”Daniel的女伴大笑,好吧现在她不是了,Daniel确定他也得出去透透气,“不,他说你们得去吻一些不戴头罩的男人。我真希望我吻了他。”






基本上,Daniel只从新闻里见过蜘蛛侠。


他不认识这家伙,当然了,Henley嘲笑过他只是不甘心有人比他更拿手抢风头。


“全纽约有一半女孩想吻他。”Henley说。而Daniel耸耸肩:“包括你吗?”


他顺势把手搭上对方的椅背,Henley只挑眉看了他一眼,Merritt对他们之间的暗流翻了个白眼,Jack则喊了起来:“但老天,Daniel,他真是厉害极了。他动作快得出奇,他不需要伪装已经像是变魔术了。”


“对你的工作有些自尊心,Jack。”Daniel说。但Jack已经在兴致勃勃地讲起要是这个戴红头套的家伙要是能加入他们该有多棒。


“他灵敏,像脑袋后面也长着眼睛似的,他有个做魔术师的天赋,你真该见见他,Daniel。”


他说个没完,Daniel只能控制自己不讲出些冷嘲热讽。这个蜘蛛侠的世界,好吧,“好吧,要是哪天我也醉得需要搭便车我会见他的。”他说。






他没料到这能成真。


Daniel Atlas,超一流的魔术师,自大狂,当然不会有遭遇暗巷打劫然后被英雄救美的经历。


事实是他有。


他只是对那几个拿着刀围过来的小贼有些好奇。“你们出门前告诉你爸妈要晚点回家没有?”他还保持着输入短讯的动作,手指按在屏幕上,他有些疑惑是不是他今天没把他的混蛋面具带出门。


“你们起码得从厨房带把剔骨刀,”他摇摇头,朝其中一个额头生着粉刺的男孩说,“嗨,你那算什么?那是你爸爸的园艺剪刀吗?他都种些什么,粉红蔷薇?”


那男孩脸涨得发紫,他狠狠挤出一句:“闭嘴。”旁边同伴则比划一下手中利器,要求道:“把你的手机和钱包丢过来。”


他展示自己可悲的手臂肌肉,于是Daniel随意摸了摸西装口袋。


“Opps,我今天可能不够钱付账,”他丢出一个招牌的笑容,“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送你们些别的……”






顶级魔术师的动作足够快,但有人更快。没等Daniel念完他的台词,面前一群未成年小抢劫犯已经被咚咚咚撂倒在地,哀嚎着躺成一圈。


喔,喔,没有比准备表演时被打断更粗鲁的了。更糟的是Daniel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已经有个黑影慢悠悠地从他身后倒挂下来,吹了声长长的口哨。


“不客气。”


那是个男孩的声音,轻快粘连的嗓子,他朝转过来的Daniel点点头,他穿着那身大名鼎鼎的紧身衣,用一根闪光的蜘蛛丝把自己挂下来。他听起来快活极了,“下回别穿这么漂亮的外套在夜里晃荡,这个区危机四伏。”


他和录像里的不太一样,当然了因为距离更近。Daniel能看到他跳下来,又瘦又修长完全是个少年。他从面具上的蜘蛛眼镜后面打量着Daniel,歪着头,把脚边的园艺剪刀踢飞。


“今天是你运气好。”他说,比出一根手指表示强调。


他比Daniel的预期年轻多了,来回晃头的样子简直有点该死的可爱,他好像完全意识不到他的紧身衣怎样展现了他的腰和腿,他像条光滑的长尾鲨一样漂亮,Daniel敢打赌摘掉头套他也一样可爱。


他在Daniel面前摆摆手,问他:“还好吗?”


“嗯,嗯,嗯,”Daniel发出一些声音,如果他曾经需要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开场白的话,那就是现在。有生以来头一次,他被人救了,被当成了纽约800万无辜市民中的一个,他碰到了蜘蛛侠,他还感到自己的心脏有些活蹦乱跳。


他把手举起来:“有一点。我很,呃,我现在有点慌张,我想自己就要脚软了,”他说,当然带着最茫然无辜的笑容,“我听说你是个最善心的空中便车司机,你打算送我回家吗?”






完?






然后他因为抱腰姿势不正确,猥亵纽约英雄被摔了。


当然在紧身衣里神乎其技地塞了电话号码。


Peter回家脱套装的时候涌出了一大堆玫瑰花瓣和梦幻泡泡,还有一只圆圆白白的兔子扑通扑通蹦出来。


Peter:?


胸口掉出一张红桃A,背面签名:你要和我约会吗?


NONONONONONONONONONONONONONONONONONO!




拉斯维加斯事发时看到新闻才大吃一惊:这个便车色狼!


但是纽约魔术夜还是帮三骑士逃跑了。Daniel被他搂着荡秋千亡命狂奔还不忘调情:表演精彩吗?我就要逃跑了,给我一个临别之吻吧?


Peter想摔死他算了:你乱摸哪里!


Daniel:魔术师的手是用来吸引注意力的,我不是告诉过你吗,看来你没认真听。


Peter:你敢再塞只兔子给我试试


Daniel飞快去拉他头套,功亏一篑,蜘蛛感应比魔术师强,他被Peter狠狠丢进了道旁树丛里:到站了


Henley和Merritt还在开车来的路上(。




Daniel爬起来拍拍灰:好啦我真的要走啦,你真的不吻我吗,隔着面罩也行——


他笑了笑,看起来并不当真,他从来都不像在当真,他倒着退两步,Peter就忽然攥住他的衣领,一把扯掉头套把他提起来吻了。


狠狠啃一口下唇,撞得牙关出血,两个人都痛得一激灵。稍一分开,Daniel捂住脸哭笑不得问他:真的吗?你要打掉我的牙还是——被Peter又一个狠狠的吻堵回去:闭嘴。


这一次角度正确了,Peter吻得直接又横冲直撞,混蛋魔术师吻起来出乎意料是柠檬酒糖的味道,对方仿佛惊讶地让他吻了,然而很快有一只手拢住他的后颈,娴熟又不容拒绝地吻回来,一直吻到Peter发现他们两个人都在颤抖。


嘴唇分开稍许停顿的时候那双蓝眼睛热切地看着Peter,说:你比我想象的更——然后更热切地吻进来。


完了Daniel站回去整整衬衫领口,一副偷吃完嘴也不擦的可恶表情:别太想我。


接着立刻又笑一下:可以偶尔想想我。


Peter:……快滚吧通缉犯。


Daniel摘下不存在的帽子,做出一个飞吻退场的动作,像终场谢幕一样从一盏街灯的光里退出去。


他退进黑暗,Peter甚至没眨眼睛,然而魔术师立刻消失了,只有蜘蛛侠提着自己的面罩站在那团光里,望进黑暗。






然后?




Peter马马虎虎养着Daniel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塞给他的兔子,很明显他不懂魔术师该怎么养兔子,以至于他们再见面的时候Daniel只能告诉他:它这么肥就没法藏进机关了。


他是敲门进来的,敲的是Peter Parker的门。还要风流倜傥地靠在门边:今天蜘蛛侠不上班没有便车搭?没关系今天我想留宿可以吗?


砰地关门。






然后就真的没有然后了,完毕!





评论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