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黄土长白白骨

【TSN/EM】四面门 系列一(2)

乔君:

    Part.Ⅱ
    你听到书页翻开的声音。
    
    关系比较好的同学会开玩笑得叫他“主席先生”,他朋友的舍友直接叫他的名字。上下楼梯间只能认脸的同学彼此之间只是友好的点头示意。腿长的优势让他很快就下到了底层,去认领他的包裹。
    艾略特的舍监提出一个看起来就很重的包装物递给了青年,并且还很贴心得询问是不是需要帮忙搬上楼——尽管只是几本书而已。青年微笑婉拒,伸出手,刻着家徽的纹章戒指一面被转到了指腹的内侧,但他的黑发和眼,甚至是颔首的微小幅度都让很多人确信他的血统。显然,尽管学校已经推行了几年的改革,这位舍监还是阶级论的传统支持者。
    他对艾略特楼的几乎任何一位住宿生都是同等姿态。
    借用了美工刀拆掉了纸箱,舍监免不了好奇地张望了两眼。
    青年用掌缘拂去填充物的碎屑,尽管他的动作已经很小心了,但是总有点儿天然黄的书页没有法子就此脱胎换骨变成一本新书。这次的收获还算不错。
    《遗产》初版。
    《漂泊者》初版。
    《社会性动物》初版。
    他歪着脖颈一一点过七本书目。幸好他遇上了一位明显也是爱书的收藏者,以物易物的方式交换了过来,品相还是不错的。下次有需要应该可以继续交易。把对方的名字列入到优良诚信记录名单中,经济学的高材生当即就捧着几本书走了出去。
    用钥匙打开柯克兰宿舍门的时候,他没想到里面还有人——不,应该说他没想到他的朋友又翘课了。他比对方更熟知他的上课时间,教室的位置,教授或者导师的名字、性格喜好以及有没有习惯性挂科的黑历史。
    “Wardo?”朋友的声音从浴室的方向传来,被空间层层隔绝震荡之后似乎矜持而飘渺。
    “我给你带了几本书。”虽然对方也看不见,青年还是随便得在手上掂了掂,仿佛它们只是便宜的平装货而不是超过了科技期刊的平均价。
    并没有立即得到回应,他也自顾自得踱步在朋友的单人间企图寻找,唔,比较醒目而安全的场所来安置……好吧,这真的很难。
    看起来让人无法分辨到底睡了还是没睡的床铺,被子还是完好得叠着,枕头却耷在了地毯上,T恤和棉质的帽衫堆下依稀是他上上次带来的书平摊在最底层,应该是读过的样子明显有书角的折印。
    看起来最像样的大概只有电脑桌了。尽管被笔记本霸占了几乎所有的面积。青年也就把手里的重物堆在了桌角边缘。轻轻呼一口气,还是挺沉。
    微俯身,就打算打理朋友的房间,做得太熟练了这已经成为一种本能——冷不防得就是一记单调的冷声:“你在干嘛?”
    他真的是被吓一跳的!
    “Mark!”就要抗议对方的恶作剧,他感觉到臂膀有湿冷的氤氲。气息那么近。
    
    这的确是个很小的房间,一张床(尽管不太睡)一张电脑桌椅,还有立式柜橱再不能更多了。
    一米八一的高挑身段尽管不显魁梧,青年颀长的形体和四肢还是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狭隘空间的立体分布不均,所以当他的小个子朋友走过来好奇围观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很靠拢了。
    侧首去看。少年清瘦的肩线和颈藏着委婉的弧痕,正在眨眼,靛蓝的瞳孔被搭在额角的发阴影上了一层殷。不止是服帖在面颊上的卷发在滴水,他看起来甚至都没有擦干就跑了出来。除了牛仔裤还套在身上。
    青年也只能眼睁睁得看着朋友因为好奇并凑低了身子,把自己领口和胳膊的西装外套蹭上了暗的色泽。好像他才是他需要裹干全身的浴巾。只能微笑着摇头叹气。
    并没有发脾气。
    要做Mark Zuckerberg的朋友,你很难经常保有健康愉悦的心情。但你也几乎,不能对着那张冷漠似乎看你就是个低智的真核单细胞生物的面孔生气。你再如何呼喊,发泄你的不满,对方也只是歪头,漠声得抛一句:哪里不懂?有什么问题?
    他们不在一个维度。所以你唯一能做的,只是转换你的频率和思考模式。尝试去接近——习惯,他在礼仪社交和生活常识这两个领域的低能。
    
    “Wardo?”看他不说话只是发呆,少年于是再问,挑一边的眉头样子甚至天真。就算那只是假象。
    看着朋友难能丰富的表情,青年好心情得轻笑出声。不会提及自己因此要支付的额外干洗费用。事实上因为各种意外,他已经是那家店的常客,可以打折的那种。
    ——至少当他表情柔和微笑的时候,负责收银的女实习生总是会少收他一个零头。
    
    “啊!抱歉,我是说我带了几本书给你,上次好像听你说想看的时候图书馆没有借到,我正在找要放在哪里呢。”青年说着话,实在是看着朋友脖颈处的发梢一直在滴水,顺畅得滑了下去看起来要把裤子也折腾湿了的样子,所以他抽过那条半干的毛巾就去抹他的脸,轮廓实在纤小都没他巴掌大——没控制好力道,于是少年“喂喂”的抗议声沉闷得戛然而止。
    “别动!”当你要和一个不会讲道理的人比拼气势的时候,先声夺人的一方比较会赢。所以当他的朋友果然低垂着头,看起来是任凭摆布的时候,青年弯了唇角,笑容惬意而美。
    指关节处蜷曲着对方天然绵密的卷发,淡淡的咖啡色系触手一直很柔,并不像主人偶尔会显露狰狞的锋芒。他看他手掌下毛茸茸的脑袋几乎是乖巧的,这真是个可怕的错觉,还是快点删掉比较好。
    突然就想了起来,他问。
    “晚上要和Erica约会吧?”
    一开始的时候可能是没有听到,然后,他感觉到手心发丝摩擦的蠕动。轻巧而坚决。
    
    
 

评论

热度(21)

  1. 西湖黄土长白白骨乔君 转载了此文字
  2. ryeong乔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