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黄土长白白骨

【楼诚】明长官的自救行动

哈哈哈哈哈哈

穆穆不惊左右:

01


 


我叫明楼。


我有些与众不同,我已经察觉到了。


我察觉到自己其实是一个电视剧里面的人物。


准确地说,是一个人设苏炸天、稳稳占据全剧智商顶端的重要人物。


 


简单地介绍一下。


我有钱——虽然家里除了我,每个人在汇丰银行都有小金库,而我一手带大的阿诚却从来不告诉我他小金库的密码是多少。


我顾家——虽然三分之一的剧情中我不是在训二弟就是在揍小弟,当然,身为家里说了最算的,偶尔也接受大姐温和的批评。


我爱国——虽然看起来像个汉奸。


我忧国忧民——虽然这样夜以继日的操劳并没有如实地反映到我的体重上。


非常可能是秤不准,阿香,明天去城隍庙买个新的体重计回来。


 


好吧,无论如何,身为汪伪新长官、明家大少爷的我,始终是一个英明深沉而值得信赖的主人公。


坏人们都觉得我是坏人,好人们都相信我是好人,觉得我是好人的坏人都被我搞死了,觉得我是坏人的好人都被我征服了。


意料之中,该剧一经播出,我就凭借卓越的表演和过人的形象收获了数目可观的粉丝。


与此同时,我发现了我更加与众不同的一点。


在《伪装者》被放到一个叫做B站的地方之后,我发觉自己可以看到这个视频网站里所有的弹幕。


好的,今天阿诚在楼下熨衣服,大姐带阿香出门了,明台昨天才被教训过,今天很老实,闲着没什么事,让我来看看那些小姑娘是如何赞美我的。


 


02


 


这一集,我和阿诚从香港返沪,被大姐发现,在经济司沙龙上勒令我们当晚回家,并严词训斥汪曼春。


没关系,被大姐教训是常有的事,这也是剧中冲突的一大看点,可以着重体现出我家国难两全的矛盾,观众朋友们一定会理解我,并更加喜爱我、尊重我。


大姐在众目睽睽之下关心我:“你回上海多久了?”


“一个多——”


“啪!”


这是一个设计巧妙的巴掌,我适时地低头,表现出三分沉痛三分悔过四分不得已,演技非常不错,张弛有度,隐忍中不乏无奈,想必此时的弹幕一定十分热闹。


我低下头,认真聆听大姐的教诲。


趁机瞄了一眼底端弹幕,试图寻求一丝安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哥见了大姐真的是一秒怂成球啊!”


——你的大哥是谁?


“心疼大哥,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很想笑,忍不住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看来你们说的大哥是我。


“哈哈哈哈哈背景板里的阿诚哥怎么那么严肃啊?阿诚哥你老实说你心里是不是偷着乐呢!”


——阿诚,晚上到我书房来一趟。


 


可惜,当晚的阿诚没有机会去我的书房,因为我被大姐邀请进入了家中最为神圣的小祠堂。


“大姐,我回来了。”


“跪下!”


——噗通!


“瞧我们大哥这铿锵有力气势磅礴的一跪!食物链底端诚不欺我!”


——小姑娘,成语是这样用的吗?


“前面的等等,大哥跪得铿锵有力难道不是因为体重在那摆着吗?我记得后面阿诚哥也跪过一次,跪得那是相当轻盈!”


——阿诚,等一下去查查这条弹幕的地址,乃伊组特。


“明长官娶我!”


——一派胡言。


“趁还没有人,我要承包我的亲亲阿诚哥!”


——阿诚,这个人一道组特。算了,改天我亲自动手。


 


我发现了,目前的事态非常严重,甚至超出了我的预期。


我没有威信,完全没有。


 


03


 


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懂她们了。


打脸,她们喜闻乐见。跪小祠堂,她们奔走相告。大姐发火,她们欢天喜地。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在这个严肃的剧中,身处风口浪尖处的我,似乎很没有威严。


作为剧中当之无愧人设最苏的正港大少爷,坐以待毙绝非明某的作风,我决定做些什么,来改变现状。


怎样重新树立起作为大哥的威信?


我简单考察了一下剧中与我来往密切的人物。虽然关系网看起来错综复杂,但这种假象主要是由于阿诚一个人身兼数职,搞得好像我身边有很多人,其实不,这些人通通都是一个人。


真正与我接触较多的只有两个人,明诚,和明台。


好像昨天已经收拾过明台了,那今天就简单地批评教育一下阿诚好了。




我和阿诚的关系,在剧中最为纯粹,也最为复杂。所谓纯粹,因为可以交付对方以绝对的信任,所谓复杂,是因为我们都无法准确地描述我们之间的关系。


根据我的调查,很多观众朋友非常喜欢阿诚,如果我能够在阿诚面前表现出来绝对的权威,那么观众朋友应该也会更加尊重我。


更何况,阿诚与我铜墙铁壁,他是我一手带大的,绝对不会介意我偶尔批评他那么一两次。


 


这天晚上,阿诚不敲门走进我的书房,向我汇报明台与劳工营的情况。


我严厉地斥责了他,这段台词我背过许多次,烂熟于心,讲话时的神态和语气都把握得非常到位。


阿诚似乎被我吓到了,瞪大眼睛看着我。


看来我的这一番说辞很有成效,弹幕一定一片夸奖之声了。


我大概看了一眼。


“心疼阿诚哥!”


——是我的台词不够到位,还是我的表情不够有张力?为什么你在心疼只露了一个后脑勺的阿诚,阿诚的后脑勺真的那么让你心疼?


“大哥好凶!”


——这是当大哥的威信。


“哈哈哈哈哈来打赌大哥这次发火之后几天吃不到红烧肉。”


——……什么意思。


看来,只凭借台词还不够塑造我的正面形象,停顿几秒,我一把抓上了阿诚的衣领。


特别的轻车熟路,仿佛这个动作我已经做过许多遍。


这样看起来肯定更加像一个有威严的大哥。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突然抓胸!”


“我飞了我飞了!”


“嘿嘿嘿嘿嘿按头小分队何在?”


“末将在!”


接下来,一整个屏幕五颜六色的“末将在”刷得我眼前一花,有几条甚至挡住了阿诚的眼睛。


嗯?


看起来只有动作似乎还不够,还是应当辅以适当的台词和眼神,眼神,要凌厉,台词,要决绝。


三管齐下,必然威严。


“你必须活着!”


这句台词掷地有声,屏幕静止了几秒。


阿诚隔着空荡荡的屏幕用他闪着奇异光芒的眼睛看向我。


我想说点什么,弹幕突然开闸泄洪一般喷薄而出,尽管我紧紧抓着阿诚的衣领,依然被弹幕刷到看不清他的脸。


“希望明家有一条家规,可以明令禁止明长官在床下用气音说话,太犯规了吧。”


——有吗?我对阿诚一向这么说话。


“请朋友们注意明长官的眼神,教科书般的深情啊朋友们!”


——我也一直是这样看阿诚,阿诚本人从未有过意见。


“前面的朋友为什么不看一看我们阿诚哥的眼神呢,教科书般的会发光。”


——我想看,你们挡得我看不到。


“今天,是我们里程碑式的胜利!”


——什么,抗战胜利了?


“打卡,今天是2017年12月30号。”


——这个时候抗战胜利了吗?


 


弹幕太多了。这么多有志青年,何愁抗战不会胜利。


我站在阿诚左侧,却像隔着银河。


 


04


 


我发觉,只要我和阿诚同时出现在屏幕中,部分观众朋友就会很高兴,也不知道在高兴什么。


有时候我们没有同时出现,她们依然有办法高兴。


带阿诚出去放个烟花,过年嘛,从小都带他放。弹幕刷了几页“囍”,欢天喜地过大年。


阿诚给我端一杯牛奶,日常而已,他每天都送。弹幕刷了几页“嗷”,欢天喜地过大年。


阿诚和我为加薪吵架,演戏罢了,给桂姨看的。弹幕刷了几页“噫”,欢天喜地过大年。


真好,每天都过年,若干年后人民的生活已经如此富足了。


三百六十五天,只要打开视频,就是春节。


 


我试图找到事情最开始不对劲的地方。


我一集一集地回看,终于,在第二集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那是阿诚瞒着我营救明台,想和王天风那个疯子玩狠的。


“我必须警告你。如果以后你再敢背着我私自行动,我立即解除你的一切职务,听明白了吗?”


这应该是剧中我第一次以长官的身份批评阿诚。


一条不起眼的弹幕引起了我的注意。


“为什么觉得明长官骂阿诚哥的时候也挺深情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是,很凶。


“胡说八道,难道阿诚哥就不深情吗,这么一个四目交汇,火花噼里啪啦!”


——阿诚的眼睛,看谁都深情。


“哈哈哈他俩互相看一眼,在我这里四舍五入就跟结婚洞房没什么区别,孩子名字起好了吗?”


——现代医学这么厉害?




我在认真看弹幕,阿诚投入在剧中,继续认真说台词。


他低头,低声道:“明白。”


 


“噢噢噢,原来孩子叫明白啊!”


——什么?


“明白,阿姨祝你生日快乐!”


——这么快。


 


05


 


我叫明楼。


我有些与众不同,我已经察觉到了。


我察觉到自己其实是一个电视剧里面的人物。


 


我必须承认,有一件事,是我判断失误。


我以为阿诚与我铜墙铁壁,他是我一手带大的,绝对不会介意我偶尔批评他那么一两次。


于是,我就批评了那么一两次,可能有三四次,或者五六次,再多不超过七八次。


 


所以,到今天为止,我已经三天没有吃到红烧肉了。











评论

热度(1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