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黄土长白白骨

【翻译】《电影前线》的访谈*5

卷毛专属小仓库:

原访谈是分了五次发的,综合起来翻译了一下。对应的原文1/2/3/4/5


内容很多很有料!


中间有好几次边翻边笑到拍桌,以及又知道了点关于他的事情(记小本本.gif




1/5


杰西·艾森伯格谈论颁奖季,自恋主义以及他对奥斯卡提名的感想


上周我遇见了演员杰西·艾森伯格并且和他有一个很长的交谈,话题从他在纽约剧院的成长到他出演的《僵尸之地》以及他因出演《社交网络》而要参加的颁奖季。我们问的很多很广,于是我决定将访谈分成五部分发表在《电影前线》上。


说实话,杰西·艾森伯格并不害羞。这一位年轻的演员经常被媒体描述为腼腆或者奇怪的怪咖。但实际上更应该描述为意料之外的可爱。上周四的下午,刚得知他因为在《社交网络》中的表现让他获得了美国国家影评协会奖的最佳男演员奖项。他在电话里问我们能否放弃原来预定的晚餐见面时间,同时他也丢下了他的公关——只为早一点和我见面,于是我也准时赴约了。


我们约在“地狱厨房”里一间名为“社交”的酒吧里见面,完全是巧合,那里能看到他以前的中学,他急切地指给我看。还能看到离我们很远的地方正是哈佛大学,在那里天才马克·扎克伯格(当然也有人会说他是无情的马克·扎克伯格)创造了这个星球上最大的社交媒体网站,这也正好成为一个很好的背景去切入讨论他的生活、颁奖季的压力以及为什么他热衷于讨论无实质内容的话题。


 


恭喜你获得了美国国家影评协会奖,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


就在来的路上,是他们告诉我的,但我觉得我好像不应该知道这件事——因为别人和我说我应该感到惊讶。


 


他们有发布新闻通稿名单的。


噢真的吗?我个人是偏向于与这些发布的新闻相隔的。我从来不看关于自己的任何新闻。听上去好像有点狂妄。我意思是这些(新闻)都会让我感觉很糟。他们会加上类似“他在电影里扮演的怪咖真的非常出色”的话,而这会让我整晚都睡不着。你懂我意思吗?即使是他们说的是好的方面也会让我觉得很糟。这和我原来想做的简直是大相径庭。


 


我看过一些资料,上面都说你很害羞或者性格很怪,但我并不这样觉得。在几个月前的《社交网络》的媒体见面会上,我记得你当时好像说了个笑话,是关于你想带马克·扎克伯格去强尼火箭餐厅喝饮料的。


对我不害羞啦,我知道你说的那个(资料),我觉得我唯一能作出的反应应该就是反感吧。就像如果你对一些事情感觉很良好的话就说明你是个自恋狂,对吧?所以他们写出了那样的东西,我也表示理解。但是如果人们在和你拍照并且讨论你私人生活的时候,你怎么能够对此表示不反感?如果你并不反感,那你就是自恋狂。所以我才这就是他们写出那些东西的原因,有些人需要编造一些故事,但最终都只是让我感觉不舒服。当然,你也经历过高中,也是要避开这些所谓的绰号一样。


 


我们之前聊过,我称赞了你在《僵尸之地》的其中一场戏,然后你敷衍的把那一场戏形容为“陈腔滥调”,这可不是缺乏自信的表现哦。


(笑)那你可以告诉他们(上面写资料的人)和我学校里那些女生。


 


我会转告给他们的。


你人真好,你会有这种感觉吗?就是比如别人提到你喜欢这样,但你其实不喜欢这样。我也不清楚,因为我觉得你和我差不多。


 


我有被人说过,说我可以极度外向正如我也可以一整晚不和人说一句话。


对对对,我也是这样。如果你可以炒热场子,你怎么会想要整晚不说话呢?


 


有些人会啊。


我觉得吧,那些人肯定很可怜。我在想那些外表看上去很自在和亲切的人——可能他们很可怜。我认识这样的搞笑艺人,他们私下实际上每天都很可怜的。


 


但你现在看上去就挺自在的?


是因为我刚做了件让我感觉不错的事情。我刚读完了一部话剧的剧本,我感觉挺好的。我有四个月没有演过戏了,所以我现在的感觉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好。今早我觉得挺难受的...还有前几天...对了这几个月都挺奇怪的,确切来说是上两个月。我一直都在旅行但我时常感觉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好像我一直在骗自己...不对这个词也不确切...我换个说法,上两个月让我感觉很奇怪的是我在谈论自己而不是做自己。


 


《社交网络》在两周前上映,你是觉得那个奇怪吗?你现在还会谈论那部电影吗?我还以为你在上映两个月后就不会谈论《僵尸之地》了呢?


(笑)对,上映一周之后我们就不做《僵尸之地》的采访了。(酒吧里的音量变大,艾森伯格叫来一名服务员问道)你们这能小点声吗?我们还在做访谈呢。(音量变小)谢谢你。


 


谢谢你让我不至于在文章的前言就写上“然后杰西和我听了音乐,结束。”


是的,这个听起来有点像90年代早期的流行乐。《僵尸之地》那时候还算不上全球公映。现在这个(社交网络)才是真正的全球公映,已经不仅仅是美国,你到每个国家去都能听到不同的地方的人们在讨论它。我猜我觉得奇怪的是僵尸之地的媒体访谈,我全部都参与了,或者说和伍迪哈里森参与了大部分采访。我还觉得像给《社交网络》这样的电影做访谈会让我觉得很轻松,因为你可以谈论很实际的东西。但我也发现你在一个不那么紧张的环境下去讨论它会更加有趣。主要原因还是我想我不用去承担由Facebook而起的庞大的文化转型压力,我对此也没有很好的答案,我对这个不够了解。我觉得我就像是为没有躯体的东西发声的代言人而已。


 


 


美国国家影评协会奖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个算是你颁奖季的第一回合——你觉得算是一次有趣的经历吗?


我参与的第一部电影是叫《震撼性教育》,里面的主演坎贝尔斯科特(电影里饰演叔叔罗杰)他也拿过美国国家影评协会奖。那也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因为我很小的时候...8岁就在纽约的儿童剧院表演了。当他获得了那个奖的时候,我记得那一天我在哪,当时我从来没听过这个奖也从来没留意过任何奖项。那之后的很短时间里(因为他获得了奖)我受到媒体的关注,因为那部电影票房是一百万美金。在他获得了奖之后,电影人和发行商才为他们的电影获得了一点信心,至少是因为他获得了奖。


随后我好像立即适应了这些复杂又冗长的过程。我喜欢和那些人一起工作,所以我很高兴能在这些晚宴之类的再见到他们。同时我也感到幸运,因为这些压力并不是只在我身上。但我还是感觉有点紧张因为这部电影的规模很大,预期也很高。有时候也有因为压力太大导致你什么也做不了。就像我对一样东西完全不了解的时候我没法去谈论或给出回应,有时候我也觉得很挫败,因此我一整天就读一本话剧剧本,一天下来我觉得我变得更加充实——也许那个话剧的观众席里只有十个人——和社交网络或是其他电影相比少得多,也许会有点挫败但你发现并不是这样的...知识并不需要与你的感受完全一致。


 


之前也提到,奥斯卡提名会让你感觉开心?还是更多压力?


(持续的停顿)呃...让我想想...我不知道...我只能想到那个人,坎贝尔·斯科特。我们都在想也许他会获奖,因为我们都很喜欢他的电影但是很少人看过,即使是他会在获奖时发表的演讲,他们也总是会关注电影相关的东西。也许人们会去看成本只花了一百万美金的电影因为真的是部好电影。但我对《社交网络》真的没有这样的感觉,我更多感觉(电影)像是一台庞大的机器但和我没有什么关系,这很难套用在我身上,所以...我也不知道。


 


我之前听你这样说过。是的,每个人都在电影里表现很好,但你是电影的中心,如果说电影是个大机器,那你就是机器的脸面。


对,但那更多的是和市场相关的。我也不清楚,这很难解释。当我在演话剧之类的我感觉更能控制,更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但在电影里,很难去把任何一种个人的成功代入进去。我感觉我做其他事情的时候感觉会更好一点。所以实际上电影更多给我的感觉是烦躁,因为我在想如果我不参与或者没有达到(和电影)一样好的话,有什么事情会发生,随后我便不再重复想这件事了,因为我觉得如果我在其他事物上表现得更好的话,所以我演的作品和我自己的感觉并不一致。


 


你的这个想法在电影上映两个月后有改变吗?围绕电影的关注和电影本身几乎是两种存在。


(笑)是的。你不想电影的文化隐喻给它蒙上阴影,你想让电影出色。但实际上从另一种不同的角度来看关于Facebook的电影又能让人看出来是可接近的。但你想要电影只靠其本身,而不是靠着文化转型或者依靠它在时代思潮中的地位(即另一种角度)。所以可以这么说,当人们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他们会意识到这部电影本身是部好电影。同时还会引发许多讨论因为人们热衷于谈论网络。我们会在现实的社区里做问答环节,当我们说“我们不用Facebook”时,你能听到人们出于同情的笑声。能参与到这些讨论中去真的非常有趣,但并不是我生活的方式,不是我感兴趣的东西。但在一个只有十个人的小房间里表演——或许这种方式我感觉更自在。


 


 


2/5


 


杰西艾森伯格谈论关于使用脸书、马克扎克伯格以及他接下来的项目(也许与你有关)


随着我们在“地狱厨房”的谈话,杰西艾森伯格自然地将话题从电影的背景——脸书,转移到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这位演员仔细阐述着他在脸书上的(短暂)经历、给马克扎克伯格深夜发送错误的电子邮件的可能性、以及他能否上街而不被人认出来(或者我们发现是不被人要求做亲密举动)还有他的新项目——也许是你会感到兴的新项目。


 


我听说参演《社交电影》的所有人都说他们不用脸书。但如果我在一个项目中学会如何修理雪弗兰车,那这个项目结束了之后,我会想我是否真的能够修理一辆雪弗兰车。你就没有想过去试试脸书?


好吧,其实我有试过。我的上一部电影(惊魂半小时)里我饰演了一位披萨外卖小哥,所以我真的和外卖小哥送过外卖。我有那么一周登陆过脸书,也许是两周还是三周。


 


你用真名还是假的昵称?


我用了个假名字,还用的是一个新注册的邮箱。然后一周之后我收到了封邮件,我以为有女生要加我为好友,但事实上我发现是我妹妹在那所学校的好朋友(手指着越过这条街的那所中学)我妹妹的名字里更改了最后的姓氏,我完全不清楚她们怎么起这些名字的。


 


你有被吓到吗?


是的,这超吓人的。我已经尽所有可能去学习他了,我还去上了击剑课因为现实的马克扎克伯格是个击剑手。因为我注意到了他的独特姿势,所以我在想如果我也上了击剑课,我可能从中会学到是什么导致那个姿势。当我学了击剑之后,我意识到那正是关键。我甚至延伸了他的那个姿势,不对,我确实学到了很多如何表现电影精髓的方式。当我登陆脸书之后,老实说它没有让我了解到任何有关角色的新东西,但它也确实让我了解到一些......但只是让我感觉到自己更加的不专业。因为你不想去一个关于一个人和一辆雪弗兰车的电影片场但他并没有开过雪弗兰车。


 


最后一场戏是马克用脸书试图和他的前女友联系。我知道你从来没见过马克,但夜深人静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用邮件或脸书联系他?就为了看会发生什么?


如果我能想到任何要和他说的事情的话,我会发邮件的。但是我没有任何东西要说,我对他也并不感兴趣。所以是很容易就遗忘掉的——对于我来说是这样,对你不是——对我来说我很容易就忘记这个经营着价值300亿的公司的人


,也许比起我或艾伦索金或大卫芬奇去联系,他有更多途径来找到我们。我倒是挺想和他见面的。上周其实我去了脸书在纽约的办公室。我的表弟是脸书的一名员工,他要去拿他的包,所以我跟着一起去在办公室里呆了几分钟。我们的电影丝毫没有影响到脸书。


 


你有想过(会影响到)?


之前我有担忧过(会影响到),但实际上并没有影响到他们。另外我觉得,某种程度上还帮他们奠定脸书成为当下最有意义的事情的基础。


 


很难想象我在密歇根的玛蒂尔达姑妈在电影上映之后就不玩脸书了。


是的。甚至低于25个人想要查看我的角色马克的主页,但他现实生活中却是个英雄。即使他在电影里做的事情伤害了其他角色,即使他对人冷淡,但人们视他为某种意义上的英雄。我觉得也许是另一种恐惧,害怕电影让马克看起来更坏,但事实相反,电影让马克看起来像是个真正的天才。


 


在《社交网络》上映之后你的生活有变化吗?还有传言说你不能在纽约骑自行车因为你会被人围堵。这事真的发生了吗?


每次别人和我说什么事情的时候我都感觉到困惑,但这事不是经常发生。我在纽约的街上骑自行车,我会被人认出来因为这部电影实在太多人看了。我的脸出现在被张贴在地铁的海报上,所以更多的人认识我了。但这部电影并不会让人来围堵我和(笑)对我做出亲密动作。这部电影吸引了一些人,比如我妈,她总想给我个拥抱或者问我在不在脸书上。所以它更多是吸引到聪明的观众,也许是这样。


 


不得不问,什么样的电影才会影响到一些人导致他们在街上对人做一些过分的举动?


《僵尸之地》。打个比方,我在纽约的时候住在一所高中附近。当《僵尸之地》上映之后我骑自行车经过学校的时候那些孩子会尖叫大喊——我意思是,其实是好的方面——但他们会大喊“僵尸之地!”


 


或者“哥伦布”?(杰西在电影中饰演的角色)


是的,如果他们还记得那个名字的话。我想说电影真的算是基于文化的一部分,换个说法也就是基于高中的孩子们。我有种想法我觉得我有可能会去实践它,例如人们总是要求合影,在五年前并没有人认识我,但最近五年有人会在街上认出我来,我同时又想到随着科技发展人们用他们的手机拍照,所以我同意和他们合影——但最终不可避免地,你必须用别人的手机去和人合影——我认为是一个好想法因为他们可以随时拍照,还可以把照片邮件给我,然后我就可以有这些照片,还可以把照片都摆出来做成本书什么之类的,最后可以给人展示我站在那儿用我的一种呆表情和一百个不同的人合影这件事有多荒谬。


 


你有开始这样做吗?你应该做的。


不,我唯一关心的是如果我拿到别人的邮箱地址,别人会不会黑我的电脑?你了解电脑吗?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吗?


 


我不太了解,但我觉得你可以特地注册个谷歌的邮箱,起个类似于“艾森伯格照片项目”之类的名字,应该就没事了。


对对!这正是我需要的!我今晚就开始。


 


我不会给别人你真正的邮箱地址的。


不,我不会做的,但那样真的完全是安全的?


 


我觉得是吧?


人们能黑进来或者给我发病毒?


 


我猜可以,但谷歌邮箱能很好的清除这些病毒。


好的,谷歌邮箱,我需要一个谷歌邮箱的账号,这真是个好想法。


 


这是个绝妙的想法。


(笑)是的。


 


还有一点就是,你怎么知道人们会遵循你想的那样把照片发过来?我猜他们会很开心地说:“嘿,我今天遇到杰西艾森伯格了,他还想让我把我们的照片邮件给他。”


我觉得他们会吧。我觉得如果对他们来说这种经历够刺激的话——“天啊,我在街上遇到了我在电影里看到的人...”——他们会想让这份经历延续下去,也就是说会发照片过来。


 


他们会想让故事继续下去,“他还给了我他的邮箱呢!”


“等等,他的邮箱名是艾森伯格照片?”(笑)


 


 


3/5


杰西艾森伯格在AOL访谈室谈论为什么他讨厌看《社交网络》


在第三部分里杰西艾森伯格把话题延伸到了社交媒体的利弊,杰西艾森伯格本人之前承认过他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在这里已经完全解释清楚了)不喜欢看自己演的电影,这一说法在《僵尸之地》上映后完全被改变了,他看了好几次这部电影,也许是这种对自我突破的审视延伸到他近期获高度评价的作品《社交网络》?


 


你接下来的项目,都像是人们会立马放在他们的脸书主页上的。依你来看,你觉得类似于推特或者脸书之类的社交网站对人们不好吗?


我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因为人们会在网络上写关于我的东西。我很害怕在网上看到自己相关的内容。我每天都会看《洋葱报》,昨晚我看到上面有一小张关于我的图片——写着关于这部电影的一个笑话,但是我的照片被放在了主页上。我看到之后感到很震惊,我对于在网上看到的任何东西都感到尴尬。所以这几年来我唯一在《洋葱报》上看的东西就是这种东西。如果我不是演员可能我还可以生气,但因为我所做的每件事都是公开于众的,于是就很难去对媒体产生愤怒了。当有了AOL(America Online)之后,我每天都泡在AOL的聊天室里,那真是太酷了,我确定我今天还会再登上去一次的。就是现在我处于很尴尬的位置,我不觉得是我的错,我妈妈通过脸书找到了她在搬往美国前认识的好朋友,现在又重新联系了。就像电话一样,你可以用它打给你的奶奶陪她开心,或者你也可以用来一整天尝试电话性爱——但也许是你的奶奶接通了电话。


 


听上去像是你因为享受这份工作才当演员,不是为了关注度。我采访过一位导演,采访过程中对方评论非常犀利,后来我知道的事情就是我的名字出现在《纽约邮报》中了,这都同一天的事情。


是的,这太奇怪了。你还有想过别把那些评论放上去吗?


 


我不敢想第二次。


也是,我没有看过你说的那篇...我想说,我不在《第六页》上(纽约邮报中的八卦版面Page Six)因为在我的生活中没有一点情色相关的事情发生...但我从来没有读过那一版的任何东西,从来没有。


 


之前《僵尸之地》上映的时候我也在纽约采访过你,你那时候看上去真的很开心。后来你告诉我《僵尸之地》是你第一部你自己有演并且还能看的很开心的电影,你对《社交网络》会这样吗?


不,完全不,我之前不得已看过一次,对我来说那真是次糟糕的经历。我真的不能看自己演的电影。但是出于某种原因,看《僵尸之地》很像在看别人玩的电子游戏,我能够把自己从电影里抽离出来。


 


这点出乎我意料,所以你喜欢看《僵尸之地》但是不喜欢看《社交网络》?


演员在看电影的时候,他们唯一在想的事情就是他们自己,我不觉得这算自私的表现。特别是如果电影很棒,比如这部《社交网络》,我唯一能看到的就是我的缺点,我担心自己会在很好的事物中会成为一颗老鼠屎。对我来说最害怕的事情不过与此。然后当我自己在看的时候,毫无疑问地说我更加关注自己的缺点,我就那样看着自己在一部好电影里表现地有多糟糕。但僵尸之地的话,我也不清楚,也许是他们剪辑电影的方式吧,就让我感觉自己没搞砸这部电影。就感觉像是在看电子游戏而已。


 


那你在电影里挑自己毛病的时候,你就不能对自己说:“大卫芬奇让我这一场戏拍了100遍,很明显这就是他想要的。”?


也不太确切,给你举个例子吧。当我们拍了50次之后我就知道第37次、第23次还有第2次是我觉得比较好的。很多时候恰巧和他(导演)想的也一样。我告诉他有哪几场是我觉得好的时候,刚好也是他认为的那几场。这么说吧,这个角色——至少对我来说,是个很独特的角色——我们试了很多种不同的性格设定,如果我们拍40次,有其中20次是人物情感十分独立,另外20次人物设定是平易近人。所以也许这是被挑出来的20次里最好的那一次。但当我在看电影的时候,你会觉得“噢,我记得还有比这个更好的表演方式。”我最近遇到了麦克尼科斯(导演,作品有2003年《天使在美国》),他告诉我最艰难的事是在电影里从各种你没见过的角度看自己,听上去非常虚荣,但这不是关于那种虚荣心的问题,就像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你只能看到一个角度的自己,但是当你看电影里的自己,相比之下就非常可怕了,所以对我来说(看自己的电影)算是非常烦人的一件事。


 


看,这就是为什么你离脸书远一点比较好,人们会拍一些不明所以的照片,然后艾特你,然后你就必须要点进去,然后再拉黑他们,因为他们实在太可怕了。


是的,为什么他们要用那些照片?所以你的这个例子很好诠释了我对电影的感受。“为什么他们要拍这个角度?我看起来太丑了!”


 


4/5


和杰西艾森伯格的谈话进行到了第四部分,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宝贵的一课:即使你写的一手丑字(比如我自己),并且你的笔记本离杰西有着一定距离,他还是会试着偷瞄你划线准备问的问题。就像是艾森伯格骨子里的好奇心在作祟,然后他说出来的词恰好就是被我舍弃的话题,但现在我们也就这个话题聊得超嗨。


在这一部分里我们讨论了效仿比尔莫瑞的事业的可能性、为什么艾森伯格会成为演员,以及他提到了《行尸走肉》


 


上一次我们做《僵尸之地》的采访时,我被严格要求绝对不能提及比尔莫瑞的名字...


对,对...但现在没事了(笑)


 


 


他是在你事业生涯中想要去效仿的人吗?只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角色以及只在有限的媒体内活动?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他的事业经历,人们都觉得他......我自己的经历的话,更具体来说,最近我在我以前工作的表演学校里和孩子们聊天,然后他觉得我是那种很多事情都能处理的很妥当的人但现实完全相反,这也是我现在所想的。


 


 


你觉得我就像那个小孩?


不,也不完全是。我觉得他看起来像是能掌握方方面面,但我也总是试着去让我自己记住,如果我把一些人的管理想的很理想化,但对他们来说也许是非常困难的经历,我觉得也许他是这样。但我也不清楚,我和他没怎么交流过所以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他的经历。


 


即使只有一场戏,看上去也很惊喜。


好吧,有些人会这样觉得有些人不会...他就是正常进出片场而已。有些人你在片场不和他说一句话,然后你们一起拍了电影,看电影的人就觉得你们好像关系很好。


 


(对在我面前放了健怡可乐的服务员说)谢谢你。


你这次点了青柠饮料。


 


我确实点了青柠饮料,我还在想为什么他们把我饮料给换了?


那代表他们喜欢你(笑)


 


哈哈那我可以高兴地回家了。我发现这个地方的名字有点怪,居然叫“社交”。


为什么?


 


因为你的电影名。(社交网络)


噢,我以为这里像是古爱尔兰酒吧,但(装潢)挺现代的。


 


这算讽刺吗?虽然我不觉得那是讽刺的定义。


什么?


 


因为这个地方的名字恰好是你电影里的第一个词。


噢,我觉得更多是巧合吧。讽刺应该是会暗喻一些自相矛盾的东西...(他又往前倾了点偷瞄我的笔记本)


 


我没有问题了,我发誓。


好吧(笑),我看到了“活尸走肉”还是什么的。


 


《行尸走肉》。


噢,行尸走肉。


 


那只是我灵感突发的时候写的一些东西,因为你提前来了我都还没有写完。我觉得我不算僵尸狂热粉,但我很喜欢看《僵尸之地》,所以我决定开始看《行尸走肉》。


那是什么?


 


是由弗兰克达尔伯恩特执导的一部电视剧。


现在在播吗?


 


是的。


噢,好吧。和《僵尸之地》类似吗?


 


也不算吧,是走正经路线的。


好吧,正经的。


 


我必须得问你,是不是有点尬聊了,如果是的话我就跳过这个话题了。


噢,已经快了,这个电视剧好看吗?


 


如果你喜欢僵尸的话就会觉得好看吧。和《僵尸之地》是一个题材——全球性爆发僵尸变异,你和一群幸存者结伴——除了幸存者都十分害怕和沮丧。


你有想过它和《僵尸之地》一样拍成电影吗?


 


原作是基于漫画书的...但像我刚说的,我准备跳过这个话题了。


(笑)好的,很好。


 


我一直觉得没有人能看懂我写什么,特别还是这么远的距离下,你看到了还指出来了。


说老实话,我只看懂那两个字所以我说了出来“活尸”。


 


你指了好几次你身后那扇窗户外的中学,作为一名演员,你是否觉得在纽约长大是一种优势?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决定要当演员的?


实际上我是在新泽西长大的,当我13、14岁决定开始为话剧试镜而去了纽约,对我来说是很刺激的。同时也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去远离我在新泽西的学校里受到的焦虑。(在纽约)我必须要找份工作,我觉得这也很好地激励了我自己(想要参与进话剧的渴望)。


当我还小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表演。我8岁的时候就在儿童剧院表演了。当我再大一点,到了13岁的时候,我想要和大人们一起表演所以来了纽约。我坐了一个小时的汽车。比起要在这里生活,我觉得自己像是有个原因驱使我来这。其实我就在这个街区的艺术表演中学上学,那时候我还不能去纽约市里的中学因为我不是这个州的总统。我必须要撒谎说我住在这里,然后写的是我姑姑在纽约的住址。我想要在纽约的学校里证明自己,所以我去了艺术表演中学,我觉得我总是需要给自己下定义好让自己有事可做。


 


那住在纽约附近对你来说也算是一种优势吧?和洛杉矶不同,在纽约你能够受到剧院的熏陶,但在洛杉矶的话我能想象你的第一个觉得会是青年期烦恼中的少年,如果你住在纽约的话,你可以演话剧。


是的,你说的完全正确。如果你住在圣路易市,可能还更少出路。我第一份比较正式的工作是田纳西威廉斯的《夏日如烟》,即使那不是你想做的——也许你更喜欢做一些比较流行的,或者喜剧片还是其他——都会让你觉得,用严肃的方式表演,或者是要根据文化历史演一下很复杂的戏,你都能从中学到很好的东西。然后当你拍电影,可能还是部很傻的电影,你都会有自己的主见和想法。


(电影)产业和名誉的确很激励人,但如果你还是处于比较基层,和名誉,或者是高票房没什么联系的时候,也许是个更健康切入方式。正如我先前说的,我给10个人表演之后我绝对不会再想这样干了,但我喜欢多种方式去尝试,而不只演热门电影。我觉得我这种想法可能源于我最开始接触演艺界的场所,也就是小剧院。


 


和提姆艾伦最开始在《家居装修》里跑龙套还不一样。


是的,那里有个非常非常小的剧院,所以我猜可能这算有点优势吧...虽然我不知道算不算。


 


5/5


 


杰西艾森伯格谈论《僵尸之地2》,好的续作电影以及缅怀约翰·瑞特


终于我们来到了和艾森伯格访谈之旅的最后一段。在我们的酒吧谈话的最后一部分里,我们谈论了各种各样的续作电影,比如《教父》、《侏罗纪公园》、六部星战电影以及三部指环王电影。以及我们讨论了《僵尸之地2》的进度和深受《三人行》的主演的影响。


 


 


就在近期,莱斯利·尼尔森和《帝国大反击》的导演伊文·克什纳都去世了。众多演员和导演都深表哀悼之思。你有非常欣赏哪位演员或者导演吗?


等等,乔治·卢卡斯没有执导过一部星战电影吗?


 


《帝国反击战》和《绝地归来》都不是他执导的。


噢,我不知道。


 


他执导了星战电影的第一部以及三部前传。


噢噢噢噢噢我知道了。


 


所以在你成长的过程中有哪位演员或者导演对你来说意义重大吗?


噢天啊,我都不好意思说,感觉我好像在咒谁死一样(笑)


 


我不是这个意思...就说你小时候有特别欣赏谁的作品吧。


我和杰森·贝特是朋友嘛,然后你知道,他的父亲去世了。但我那份时候还不认识杰森,但当我听到约翰·瑞特(即电视剧《三人行》的主演)去世的时候,你知道那种感觉就好像你失去了一位舅舅,但这种感觉又很奇怪因为你完全不认识这个人。我妈妈则感觉很失落,也许是因为他是约翰·瑞特,他看起来就是一个很棒的人,所以就是感觉怪怪的。


 


会有《僵尸之地2》吗?


我也不知道,也需要过一段时间才会...那个词是什么来着?重启?这个项目?是这个词吗?


 


要准备充分?


是的。


 


那这将是你第一次参加续作电影,对吧?


唔...(笑)是吧。


 


你感觉兴奋吗?


(停顿)其实......


 


好吧,先不说这个了,那你期待《僵尸之地2》吗?


其实做续集是件很冒险的事情,很多时候人们非常喜欢一样东西的时候在他们心中第一位的位置是无法替换的。电影的话,就不只是演员和导演、编剧的事情,还有甚至几百个人的努力。也许有些人出的力比较少,但所有的人都有在努力。有时候机会来了成为了热门,受到人们的喜爱,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幸运、巧合、时机等各种各样的因素。当你试着再一次达到这种效果就会变得非常困难。说起这个,也有很棒的续作电影,比如说《教父》,对吧?但《侏罗纪公园2》算很棒的吗?也许就不见得了。


 


《侏罗纪公园2:失落的世界》?那个花了很大成本(去拍摄)呢。


噢,但也不怎么好看,我不记得了。


 


《沉默的羔羊》其实也算是《猎人者》的续作,但是《猎人者》后来被翻拍成了《红龙》(《红龙》也被人们觉得是《沉默的羔羊》的前传),我都被搞晕了。


(笑)是的,但是演员不是同一拨人。我记得有布莱恩考克斯?那他们还拍得挺好的。


 


《指环王》系列的第二、三部都挺好的。


但我觉得《教父》系列是基于真实事件的所以很好掌握。其实《僵尸之地》也一样。原本是想拍电视剧的,他们还写了好几集的剧情,但最终没有被采纳拍成电视剧,所以又变成了特点。总之重点就是,它和《教父》系列有着相似的背景。(笑)我开玩笑的。


 


 


和你的其他作品相比,感觉《僵尸之地》不像是你的作品了。


哦。


 


从谈话里很明显能看出来你很喜欢这部电影。你是如何让他在你心里成为第一名的?


事实上,刚拿到剧本后几个月里我都没敢翻开看过一页,就因为电影的名字。我甚至没想过里面可能会有很好的角色或者好的台词。但是当我开始看了之后,我立马就感觉到这是部好电影,和其他很多我签约拍摄的独立电影相比角色形象丰富许多,因为独立电影里非常强调的那一部分就是角色们不使用枪支。而且不只是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里面四个很棒的角色,阿比盖尔·布雷斯林和艾玛·斯通,只要电影里有女孩子就有她们。还有伍迪·哈里森,我觉得我们想的都一样,然后我们几个人在一起之后就自然而然,拍了这一部搞笑又有点傻傻的电影。我们都觉得非常幸运能参与这部电影,电影的故事情节都非常有趣,以及由导演鲁本·弗雷斯彻创造出来的电影美学堪称完美。另外,也许演话剧看起来很傻或者很矛盾——但至少对我来说,我觉得和电影是一样的。


 


而且这部电影还是唯一一部你能看(到自己有在里面演)的。


是的。(停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笑)我和导演鲁本又合作了另一部电影《惊魂半小时》,他就是有他自己的电影审美,所以我在看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只是在玩电子游戏,而不是看到自己在演电影,就像是...我也不清楚,也许是我感觉没有被暴露?



评论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