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黄土长白白骨

【TSN】《残垣之歌》读后感和我超爱aroceu

胃之星:

剧透慎入。这篇真的非常棒,强烈推荐看!不看损失一个亿!


原文地址


译文地址




.


.


.


.


.


.


.


.


.




***剧透的分界线***




这篇文在一个典型的题材里,演出了非常别致的变奏。


开始时阅读感受绝对是支离破碎的,只是不停重复、重新构建的碎片对话,仿佛Eduardo在不停设想Mark和他可能会有的对话,他心存怨气,这样设想如何拒绝对方的场景,完全情有可原。


这段重复让人感觉很糟,但就在你几乎认定这是篇破碎的独白的时候,剧情从Eduardo误机开始猛然连贯起来,从Eduardo误机,到Mark去接他,到他们争吵但是Mark吻了他,然后Eduardo留了下来他们开始共同生活,整段流利异常。


复合水到渠成,Eduardo从没去新加坡,他甚至带着没拆的行李和Mark住到一起。只是顺理成章的恋爱里夹杂着几句不连贯的回音,暗示有其它事发生而事实并非如此。






因为一开始就看了开头的死亡警告的话,之后接连的示意直到揭明Eduardo死亡并不完全出乎意料。当然由于这篇文是Eduardo的视角,开始读者可能以为死的是Mark,但是很快也会明白过来。


用Eduardo的视角是最妙的设计。第一遍粗略地看的时候,我以为整个故事是Eduardo的临终幻觉,因为文里确实写了:





他们说你眼前会闪过自己的一生当你





就仿佛整个他们互相憎恨,互相不说话,互相试探但是因为一个偶然而走回一起,碰触和吻了对方的故事是Eduardo在濒死一刻的想象,他一直怀有隐约的想象,他可能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要爱Mark,在他们关系破裂前他们只是朋友,而破裂后他们俩都没能有勇气伸出手,于是所有的遗憾在临死时猛然绽放出幻想。






直到第二次仔细看才猛然发现这不是Eduardo的梦境,而是Mark的梦境。Mark幻想着如果Eduardo幻想着他们复合会是怎样,于是前文所有莫名其妙的线索立刻有了理由。


在Eduardo死后,Mark开始想象一个虚假的世界,他没有从自己的角度想,而是站到Eduardo的立场想了起来。


Eduardo会怎样避开他,怎样视而不见,怎样拒绝他,怎样不得不注意他,最后而如果Mark在签署协议后挽留他,他会怎样错过那班必死的航班,而Mark就可以修正从前的错误,在雨中去接他,在雨中和他争吵但是这一次Mark终于有勇气在雨中吻他——






破碎重复的开头部分立刻有了解释:Mark在尝试,就像反复调试代码。他从没想过Eduardo会想什么,这是第一次,他强迫自己去想,Wardo会怎么想,于是他反复地尝试,反复地推翻自己。


Wardo会对他说话;Wardo不会对他说话。


Wardo会同意谈谈;不,Wardo不会和他谈。


Wardo去参加股东大会;Wardo从没去过股东大会。


Wardo接受了他;Wardo不会接受他。


他在推演一个“Wardo会做的事”的过程的同时也在修正自己可能的举动,Mark要怎么应对Eduardo,Mark要怎样伸出手,Mark要怎么才能把一个离开后他才知道自己爱着的人留下来。


之所以从误机开始,剧情变得顺畅,是因为Mark成功推演过了这个转折点,他成功自我说服了自己,他可以把Eduardo留下来,Eduardo不会去搭那班飞机。


于是Mark立刻知道接下来的发展了。他很难想象他们怎样和好,但是他完全明白他们会怎样相爱。他一定想象过无数次他们本可以怎么生活,他想象Eduardo会想象他们怎么生活,只要他们回到一起,而他们将完满地生活下去。






从发现所有一切是Mark在幻想Eduardo的幻想我就……一方死亡而另一方出现幻觉的设定很常见,而这篇的机关就在这里,用各种错误暗示让你以为故事是这样,然后猛然顿悟真相截然相反,于是前文所有暗针都浮了出来。


有很多Eduardo自问和自我矛盾的句子:





你想念他吗?你希望他想念你吗?




你很少想起他。你压根不会想起他。





Mark已经无从知晓,因此他反复问自己,Eduardo想他吗,Eduardo是从大学就爱上了他还是从没爱过他,这些部分重读都锥心刺骨。当他乐观的时候,他认为Eduardo爱他且早就原谅了他,相反的时候,他会让那个虚假的Eduardo说自己从未爱Mark并且不可能原谅他。






而这些幻觉的剧情里夹杂着真实,特别是最后一段。Mark带着Eduardo回到自己家,他对自己的家人极其生硬,而其他人在试图把他从幻觉里拉出来。这里还有对Mark参加了Eduardo葬礼的暗示,现实在打断Mark的虚拟世界,所有人在尝试把他拉出来,甚至他幻想中的Eduardo也在这么做,但是Mark说:





“我,我想要,我需要你在这儿。”他说。





他在央求自己的幻觉留下来。他的幻觉已经发展得太过真实,就像写一本书,作者过于投入而主角有了自我,Mark也把太多细节注入了他想象出的Eduardo,于是Eduardo自然而然地行动起来,Mark甚至要问他:“你会原谅我吗?”


Eduardo会原谅他吗?这个最重要的问题,Mark在经历了无数次肯定否定推断以后,也无法得出判断。


如果是否定,Mark也许会就此从幻觉里醒过来;而如果是肯定,他则会沉溺下去。






我倾向于Mark最后完全拒绝了离开幻觉,而和这个他想象的Eduardo生活下去的结局,因为:



你不在他的梦境里。他在办公,在大楼的最底层。他住在他房子的最底层(他所有的房子)。他的双脚坚坚实实踏在地面。外面下着雨。你在那儿。你们在沙发上像青少年一样热情地亲吻。你把膝盖塞进他的双膝,恰到好处,完美无缺。你已经原谅了他。你已经原谅了他。





于是最后是:



他穿过街道。你牵着他的手。他没有转过脸亲吻你。你当他转身时吻上了他。他坐进他的车里。副驾驶的门没有打开。你打开门坐在他旁边。他说了些什么。你笑了。他开车。一路上寂若无人。现在下着雨。





我觉得这是很圆满的结局了。当然这是篇变幻不定的文,像Mark有无数种设想一样,每个人也会有自己的解读。






***


最后我真的超喜欢aroceu!jibrailis毫无疑问是我第一喜欢的TSN作者,aroceu紧随其后,很巧她俩都是无差(都写了em和me,aroceu有几篇包括这个都是无差)


而且aroceu至今都在坚持写,简直感天动地。喜欢她就去AO3给她点kudos吧!冷圈作者更需要爱的抱抱>&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