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黄土长白白骨

【盾铁】触不可及/Untouchable (14)

Mistletoe:

电影《Her》AU,一方普通人,没有钢铁侠,Tony Stark是神盾局顾问。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Steve失眠了。他的内心平静无澜,并未隐藏什么焦虑、担忧的情绪,毕竟战斗对他来说,可以算得上是新时代里最能让他适应的事了。他闭着眼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秒针滴答的声响有节奏地敲击着他的耳膜。Stark家的床垫非常厚实柔软,是他以前绝对会睡不习惯的那种,但他在这几天睡得很好,他以为他会不习惯,结果没有。


 


夜越深,他的思绪就飘得越久远。他想起了Sarah离世的那一天,她睡在病床上,脸色灰白,握着史蒂夫的手枯瘦却有力。她对Steve说,好孩子,你一直都是个好孩子,我对你没有任何期望了,因为你早已成长得远超出我的期望,很多时候,我反而想要你不要像现在这么坚毅才好。可惜Steve没有按照Sarah希望的那样过下去,日积月累,他将自己活成了一棵树,根系盘综错杂,深深扎进土壤里,寸步难移。再然后他想到了Bucky,Steve十八岁生日的那天,只有Bucky陪他度过。他们在Steve家的小阁楼里分享了一包黄油饼干,他们把旧报纸铺了满地,接着平躺在上面,盯着墙角的霉斑聊天。Bucky在那天说,Steve,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冥顽不灵,固执古板,别人顶多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可你就算撞上了墙,即便头破血流也要把墙撞穿,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在坚持些什么。Steve那个时候没有回答Bucky,不过是一笑了之。他当时多少有点少年心性,觉得许多话说出来难免有些矫揉造作,可惜等他懂得拥有一个可以吐露一切心事的亲密老友是多么珍贵后,能够倾诉的人却已经不在人世。如果让Steve再回到那个时刻,他会告诉他的老朋友——未必是我生来就善于坚守,而是我拥有的东西从来就不多。我没有完整的家庭,没有健康的身体,没有天资的聪颖,没有财富,也没有吸引人的外表,我唯一可以拥有的就只有我自己,我没有放弃任何事物的资格。我只能像个吝啬鬼,日夜守着自己的所有财宝,我拼了命地想守护好我仅剩的一切,但最后却还是没能留住。这一番话,他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说给他那位死而复生的老友听,恐怕天亮之后他们就得拼个你死我活,叙旧只是妄想。


    


在床上辗转了两下,Steve不再试图入睡,他下了床,在黑夜中穿过长长的走廊。大宅子里一片漆黑,唯有通向地下车库的楼梯口透出淡淡冷光。Steve没作多想,像只遵从本性的飞蛾朝着光之所在走去。下了楼后,面前是一个由透明门墙构成的隔间,正是Stark的工作间。从门外可以看见里面有一个背影正在忙碌,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拧紧螺丝的时候,手臂会因用力而呈现出紧实的肌肉形状。Steve望着那个背影露出微笑,能在漫漫长夜中找到一个能与之分享光亮的人,是相当幸运的一件事。他走到门前,用手指关节敲响了玻璃门,屋内的人寻声回头,棕色眼睛睁大的同时,Jarvis的声音响起:“Sir,Captain Rogers请求进入。”


 


“让他进来。”Steve从Stark的口型中辨别出这句话,紧接着面前的门打开。


 


“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事?”Stark转过来,站直身体,郑重其事地看着门口的人。


 


“我睡不着,想下来喝杯水,刚好看见你这里亮着灯。”Steve笑笑。


 


Stark尴尬地摸摸鼻子,“是吗?正巧我也睡不着。”说完他指挥着Butterfinger去倒了杯水过来。


 


“谢谢。”Steve接过递来的水,摸了摸机械臂顶上那个看上去是头的部分。Butterfinger咯吱咯吱地挥舞了几下爪子,又向Steve靠近了一些。


 


“他喜欢你。”Stark托住下巴观察着。


 


Steve闻言仔细端详着机械臂,“你能读懂他的想法?他甚至连表情也没有。”


 


“那当然,他是我创造的。”


 


“那我这样做,他会更喜欢我吗?”Steve说着握住了Butterfinger的手,轻轻摇了摇。


 


“嘿,停止调戏我的机械臂。Fury真该给你买条小狗儿,满足你这方面的需求。”


 


“他确实这么建议过,还说养宠物能满足人类情感上的需求,也能拓展我的人际关系,他认为养只狗能更加有助于我适应新世纪。但我没同意,你猜我是怎么回答他的?”


 


“你怎么说的?”Stark饶有兴致地问。


 


Steve笑得自然又轻松,“我反问他,我说你为什么不养一只?Fury就说,哦,得了,我们干的可是整天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事儿。他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当时他的表情太好笑了。”


 


Stark跟着干笑了几下,他想了想,问:“所以你睡不着是因为……呃,你对明天——”


 


“不,”Steve柔声地插上嘴,“我就只是睡不着,没有什么原因。可能我昨天睡得太久了,你知道的,超级士兵不需要太多睡眠。”


 


Stark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说法,“你打算怎么打发剩下的时间?我看你也没准备再回到床上继续数绵羊了。”


 


Steve耸肩,“我不知道,毕竟我没有一堆新发明在等着我创造,挺无聊的。”


 


Stark低头笑得乱颤,“好吧,让我想想,看电影怎么样?马拉松式的,直到我们都睡着为止。”


 


 


 


几分钟后,工作间的灯光暗了下来,宽大的全息屏闪烁着,播放着四十年代的黑白电影。Steve坐在沙发上,他的肩膀旁边是Stark的肩膀。他其实想告诉Stark,他已经可以良好地接纳现代的电影题材了,但他不想浪费Stark这点贴心的善意,于是把话吞了回去。Stark似乎有点儿不自在,每隔一会儿身子就扭动几下,裸露的肩头和手臂屡屡刮擦到Steve的皮肤。蓝眼睛终于忍不住将视线投过去,Stark以为对方介意他之前的触碰,刻意坐得远了一些,他眼神飘忽着,说道:“这个沙发买小了,平时也没人来我工作间,所以坐着有点挤。”Steve眼看着Stark的半个屁股都要坐上沙发扶手了,于是自己往这边挪了挪,又抓住Stark 的胳膊,把人往回扯,“抱歉,是我挤着你了,既然沙发小,我们就挨着坐吧。”Stark说:“那好。”他的舌尖从双唇间探了出来,舔了舔下唇,观察了一阵身边的侧脸后,才扭头看向屏幕。


 


老电影的节奏很慢,每一帧画面都透出岁月沉淀的味道。两人的肩头紧紧抵着,Stark能感受到超级士兵高于常人的体温,他的一侧身子都因为这热度而渐觉温暖。他在观影的过程里,不动声色地用余光瞟了身边人几眼,对方仍然是侧着一张专注的脸,身子也坐的端端正正。屏幕上明明放的是一部缠绵的爱情片,士兵的模样却好像在看一部严肃的战争纪录片,这令Stark忍俊不禁。


 


过了一阵,Steve忽然张口说:“这部电影其实我在很久以前看过,你知道让我印象最深刻的部分是什么吗?”正在播放的电影是《卡萨布兰卡》,一部经典得街知巷闻的老电影。


 


Stark说:“那句台词?‘世上有那么多的城镇,城镇里有那么多的酒馆,她却走进了我的’,几乎所有人都喜欢这句。”


 


Steve说:“并不是,当然那句话很美,只是我当时满脑子都在想,为什么女主角可以同时爱着两个男人,而且看上去爱的一样多。我那时还……少不更事,不能理解这样的行为。”


 


Stark笑着说:“哦?那你现在就能理解了?”他刚一说完,念头一动,又小心地问了一句,只是语气截然不同,“你的意思是……你现在能理解了?”


 


Steve只是边笑边摇头,“不,我还是搞不明白,看来这么多年来我都没什么长进。”


 


Stark的眉头耸动一下,眼皮垂了下去,他挤出一个笑容,说:“其实你搞不明白是正常的,因为当时女演员一直没有看到完整的剧本,直到最后一幕开拍前,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会选择谁。”


 


“所以她的表演只是为了让最后的任何一种选择都看起来合理而已?”


 


“可以这么说。”


 


Steve捂住半张脸,“为什么我有一种被欺骗了的感觉?”


 


Stark得意地拍了拍Steve的肩膀,“不感谢我解答了你长久以来的困惑?”


 


捂在脸上的手顺势滑下来托住腮,蓝眼带着笑意望着Stark,“可我还是觉得不知道这个答案比较美好,世界上大概是有这样的爱情存在的,只是我没有经历过而已。”


 


“你居然没有骂女主角道德沦丧?我以为以你这把年纪,接受不了这种爱情观。”Stark表情夸张地说。


 


Steve对这种年龄的玩笑已经习以为常,他说:“Stark,这可是四十年代的电影。不管怎么说,最后她都得做一个选择。”


 


“看来,以前的人反而更开放。”Stark调侃着。


 


“我猜Stark式的‘开放’可能跟普通人的不一样?”Steve反击道。


 


“老兄,我得说我已经抛弃‘花花公子’的名号很久了。”


 


Steve感兴趣地摸摸下巴,“是哪位女士获得了这份独占的荣幸?”


 


Stark一下子磕巴了,“不,不是,我就是……嗯,这段时间我都在专心钻研我的技术,Pepper最近又忙着她的新恋情,所以公司上的事她全丢回给我了。”


 


Steve故作恍然大悟状,“那是我多想了?我还想说有机会我们可以来一次四人约会。”


 


Stark的表情先是困惑一下,紧接着僵硬起来,他敷衍地说:“会有机会的。”


 


 


 


这场马拉松观影之旅并没有持续很久。第二部电影播到一半的时候,Stark歪在Steve的肩膀上睡着了。Steve发现他多了一个新癖好,那就是——盯着Stark的睡脸看。他在这间豪宅里不过只住了短短几天而已,却已经看了好几回对方睡觉的模样。小胡子富豪的作息昼夜颠倒,整天都看起来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Steve常常能在屋子各处看到打盹的小胡子,有时候是缩在客厅沙发上,有时候是懒在躺椅上,还有一次Steve甚至看见对方守在运作的咖啡机旁,靠在冰箱上点着头打瞌睡。Steve从没惊扰过对方,他总是站在跟前,静静地凝视对方一阵后,又轻手轻脚地离去。但没有哪一次是像现在这样,他离睡着的Stark这么近。他看着肩上人的恬静睡颜,看着对方偶尔抖动一下的黑睫毛,看着对方因为均匀的呼吸而微微起伏的胸膛,竟觉得身心愉悦。Steve开始正视他这种行为,并思考其原因,毫无疑问,Stark的脸长得很好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所以他应该不算是在做一件奇怪的事?至于为什么Steve特别喜欢看对方睡觉的样子,可能是因为睡着的Stark看上去和他平时的样子不太一样,格外的……柔软。Steve用嘴唇无声地念了这个词,然后感觉他仿佛陷在了棉花堆里,浑身都轻飘飘的。


 


直到手臂发麻,Steve也没有移动半分,就好像保证Stark的睡眠质量成了他这个老兵的新使命似的。电影还在放,但他没法像先前那么全神贯注地观看了,他老是被肩上人时不时的一个小小蹭动夺去了注意力。第三部电影放完的时候,Steve缓慢地转过身体,用手稳稳地托住了Stark的脑袋才撤离了肩膀。他半抱着Stark在熟睡中变得软绵绵的身体,把人轻放在沙发上,小声地让电子管家关掉屏幕,调高室内温度。他伸手轻抚了一下Stark的卷发后,离开了工作间。


 


Steve走到大厅后,天已破晓。他回了趟卧室,再下楼时,已经换上了美国队长的制服。所有人已经在门口等待着,整装待发,除了这栋豪宅的主人还在地下车库睡得香甜。Steve把手中的盾牌往背后一放,熟悉的金属声响让他心安,他推开大门,说道:“出发。”




TBC

评论

热度(212)

  1. 哔---Mistletoe 转载了此文字
  2. 帅气逼人的柠檬Mistletoe 转载了此文字